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落雪vol.1

远山似墨,琅琊仙境。
窗外山泉潺潺,云雾袅袅,蝴蝶翩翩,春莺啼啼。
屋内,炉火暖暖,茗香四溢。一人手执黑白棋子,专注的解着玲珑棋局。另一人支着头轻倚着楠木书案,衣袖顺势垂地,露出一截苍白小臂,一手执着本古籍,细细品阅。
岁月静好,莫不过如此。
“咕咕..咕咕...”
丰腴的白鸽拍打着翅膀落入房中。
“小黑,你怎么来了。”蔺晨放下棋子,抓过白鸽,逗弄着鸽喙。
“明明是只白鸽,你怎么就叫它小黑呢?”梅长苏放下古籍,摇头轻笑,“拿来。”
“还不是上次被飞流逮到,浇了它一身墨汁,我这培育了许久的白羽鸽变成了黑羽鸽,所以,我叫它小黑是合情合理!是不是啊,飞流。”说完,向着窗外轻轻一抛,白鸽脱手而飞。
不知从哪来来一位蓝衣少年,伸手一探,便将白鸽抓住,缓缓落至梅长苏身前,发带随风飘荡。
“苏哥哥。”少年咧着嘴,将白鸽递了过去。
“飞流这么开心,是不是知道你和苏哥哥要回廊州去了?”蔺晨嘴上逗着飞流,眼神却离不开梅长苏手上的一卷信纸。
“廊州!苏哥哥。”飞流一脸兴奋的望着梅长苏。
梅长苏默认的点点头,递给飞流一块太师糕,“萧景睿已经离开天泉山庄了。”
“没想到,我们萧大公子动作还挺快。”
这句话一说完,梅长苏一道锋利的眼神就直射过来,盯了许久,“什么时候起,琅琊阁的消息竟已不如江左盟来的快了?我看你啊,还是散去阁中之人,归隐山林吧。只是枉费老阁主过往一番心血咯,居然生了个这么不成气的儿子。”
意识到自己失言,蔺晨的眼神闪烁一下,随即又逗起了飞流。
“我那风流成性的老爹留下这一烂摊子给我,真是明摆着想逼死我,阁中事物如此繁多,我这虚弱的身体迟早消耗殆尽。长苏,你一定不忍心看到救你一命的恩人断子绝孙吧,不如,把小飞流送我,待我好好培养,继位下一代阁主,我就去江左找子矜美人替我生个大胖儿子。哈哈哈。”
“那我觉得,你们蔺家还是断子绝孙吧。况且,飞流绝对不会愿意留在你这的。飞流,你可愿意?”
“不愿意。”飞流向着蔺晨做了个鬼脸,一脸讨厌的样子。
“飞流,我琅琊山乃人间仙境,四季如春,风景如画,何况,还有祥婶做的太师糕,你最喜欢了。怎么会不愿意呢。”
“不。坏。”
“你才坏呢。看我不把你绑起来从观星台后崖扔下去。你们两个小没良心的,也不知道是谁救了你们!早知道一个都不救,死了活该,死了没这么多麻烦事。”
些许打闹的久了,梅长苏有乏了,便回房休息去了。
飞流见苏哥哥走了,也咻的一下飞向屋顶,只留下蔺晨一人,空对着棋盘,不知在寻思些什么。
轻瞥了那张被自己塞在书册最下端的纸,那张写着萧景睿离开天泉山庄消息的纸。
是的,早在梅长苏收到江左盟飞鸽传信一个时辰前,他就早知道这个消息了。
当看完阁中小侍递上的书信时,他下意识的攥在手里良久,随后轻叹了口气,将书信折好,塞在一堆书册的最下方。
他没想过瞒着梅长苏什么,也知道自己压根瞒不住,江左盟的消息不会比琅琊阁晚上多久,梅长苏迟早要走着一步。所以,知道又怎么样,不说又怎么样,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啊。梅长苏为了这件是筹谋了十多年,又岂会是说停就能停的吗?何况,就算侥幸被自己说服,依照梅长苏的性子...不,梅长苏决定了的事,又怎么会被轻易改变。而他只是不希望,这个消息是由自己告诉他,踏上洗脱冤屈之路的第一步,是由自己的一句话开始的。
他知道的,梅长苏不是为他一人所活,他身上背负七万赤焰冤魂,因为他是林殊,赤焰军少帅,林殊。
蔺晨认识梅长苏十二年,而林殊对于自己来说只是一个时常被提及的陌生人,尽管江左盟那帮子人在早些年总是会谈及他们的宗主,他们的少帅曾经是多么意气风发的一位少年。金陵城中,林家小殊,赤焰少帅,国之将才。
“我才不认识什么林殊,我只认识梅长苏。”
“你要是认识从前的林殊,一定不会失望的。”
蔺晨记得,梅长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着的光芒。
他知道,无论他是否认识林殊,都不可否认梅长苏曾作为林殊而存在过。
梅长苏的重生,本就是为了完成林殊未完成之事。
所以,作为朋友,蔺晨能做的,就是帮他,竭尽全力的帮他。



—————————TBC ———————


评论(3)

热度(54)

  1. 时遂之森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