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落雪 vol.2

落雪系列:




【vol.1】 【vol.3】 【vol.4】 【vol.5】  【vol.6】 【正剧番外】








落雪 vol.2

蔺晨在书房呆坐了一下午,直至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唯有落日将那天边的云彩映的绯红。不知十二年前梅岭那夜的漫天火光是否也如此般刺目慎心。
寻思着长苏应该快醒了,便去医庐端了药,径直来到落梅居。
落梅居,乃琅琊阁中最靠近卧龙泉眼处的一处内宅。卧龙泉则是琅琊山唯一一处暖泉,取自地底深层的温热泉水,引至宅院四周,终年不断。于是落梅居变成了是琅琊阁最暖之地,即使严冬腊月也不曾覆雪半层。
十二年前,梅长苏被救回琅琊阁时,为了方便医治他的病症,老阁主便安排他在此处住下。
少阁主说,此处住的哪是条龙?明明是从梅岭落下的一支残梅,于是挥洒一笔,题字——落梅居。
梅长苏醒来,听闻后却只是莞尔一笑,“甚好。”
这是蔺晨第一次觉得,老爹捡回来的这人挺有意思。
后来,梅长苏创立江左盟,迁居至廊州,这落梅居便空了出来。少阁主命人时常打扫,不许擅动屋内任何一物。除了梅长苏和飞流偶尔回来小住,从未让任何人住过。
再后来,少阁主嫌琅琊山太过清静,说再这么待下去自己就要出家当和尚了,遂一溜烟跑去了廊州,留下琅琊阁一众。自此琅琊阁便越发清静了。
踏入落梅居,梅长苏小憩方醒,半掩着被褥,似醒非醒的咳着,“咳咳。”
“春寒未褪,你这屋子居然不生火。你是真的把我当神医了,还是不要命了。”
“你若是神医,我大概早被你医死了,神医除了悬壶济世,还会杀人于无形。前者,我们蔺少阁主自然没这闲工夫的。况且,此处温暖如阳,哪来什么春寒。”
蔺晨不悦的为梅长苏披上白裘,将碗递了过去,“吃药。”
梅长苏凑近闻了闻,黑乎乎的一大碗,散发着比之平常更加浓郁的药味,想必一定很苦。
“闻着和平日的不一样啊。你该不会真的放了毒药要毒死我吧,不喝。”
“要真能毒死你才好。不喝就不喝,难不成我求你喝的?到时候还没到廊州就死在半路,什么也不用操心了就这么去陪你爹你娘你家七万赤焰军。对了,记得让飞流通知我替你去收尸。”
梅长苏还是捏着鼻子,眉头紧皱,直灌而入。刚放下碗,想喝口茶解苦,又被蔺晨一记眼色瞪回,只好悻悻的收起手。
“茶解药性,不许喝。苦着呗。死不了人。”
虽是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又从袖中掏出一包淮南产的梅干,递了过去。
梅长苏如获至宝,招呼着飞流一起来吃。
梅干酸甜可口,很快化了口中苦涩。
“何时启程?”
“廊州那边已经派人来了,估计就这两日了。”
“滨州...”
“已经安排好了...蔺晨..你不用操心。”
“我才不操心。你去忙你的大业,关我何事。等你走了,我要学我那老爹,去南楚找锦娘还有念念郡主。”
“南楚你怎么玩都可以,但是念念你可不能动。”
“哟,看不出来,我们梅宗主还是位怜香惜玉之人啊。想必郡主这几年一定出落的更加动人了。待我去看一看,明年让她上了美人榜。”
“别胡闹。我精心筹谋十多年,布了无数个局,南楚是其中最至关重要的,绝对不容有失。蔺晨,我要你帮我,趁我身体还可以,帮我了结此事吧。”
“喂,我这大夫都没什么还没说,你怎么知道你身体还可以啊。”
梅长苏拂起袖子,乖乖的伸出小臂,“诊吧。”
蔺晨的指尖搭在梅长苏手腕,轻轻浅浅的按着,面色越发凝重,最后收起手,沉默了良久。
“你别每次诊完脉都这副表情好不好,你到底是帮我还是拦我的。”
“我拦的住你吗?十二年前我就知道,这一步,你迟早要踏出去的。”
“既然你知道这一步我迟早要踏,你就告诉我,我还可以坚持多久?”
“那你告诉我,你需要坚持多久?”
“两年。”
“呵呵,两年可以啊。那你带十个大夫去。”
梅长苏并没有接话,只是神色坚定的望着蔺晨。
拗不过这人的性子,蔺晨轻叹了口气,伸手探进袖口,掏出一瓶丹药,“心力交瘁是服一颗,快要吃完时,记得派人通知我,派小黑也行。”
梅长苏拿起瓶子,摩挲了许久,抬眼一笑,“有你足矣,顶得过十个大夫。”
“哼..飞流,你要不要和蔺晨哥哥南楚看美人啊。”
吃完梅干不知何时从屋里消失了的飞流,突然从屋檐下探出一颗脑袋,“不行,要去。”
“要去哪里啊?”
“廊州。”
“嘿,你这个小没良心的,看我不把你抓到南楚去。”
说完,轻身一跃,又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
梅长苏,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想着。
如果,自己生来就是梅长苏,能一直这样陪着他俩这样玩闹,或许也不错。
可是,世间又哪来这样的如果呢?








------------TBC------------




下一章:【vol.3】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