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落雪 vol.5

落雪系列:




【vol.1】 【vol.2】【vol.3】 【vol.4】 【vol.6】 【正剧番外】








落雪 vol.5

八月里,桂花香。
梅长苏离开琅琊山已半年有余。
琅琊阁依旧如故,蔺晨每日接待前来解惑之人,偶尔调侃一番。
琅琊阁金言一出,都能搅得江湖热闹好一阵子。
这不,江湖上又被琅琊阁传出的一件喜事闹的沸沸扬扬。
那占据琅琊美人榜十年的浔阳云氏云飘蓼要嫁人啦。
嫁给何人?
医女自然是要配药王的。
即将迎娶这位大龄美人的是西南药王谷少谷主素玄。
真是门当户对,一对璧人啊。
不过,这倒让人想起一道往事。
云飘蓼占据琅琊榜十年未下,去云府求亲之人可谓门庭若市,其中不乏江湖名门之后,朝廷权贵之子。可云家通通闭门谢客,婉言拒绝。
琅琊阁答之,“曾经沧海难为水”。
后来江南首富沈铎铖曾花重金上琅琊阁寻此缘由,却求了“前世鸳盟”的说法。
难道这药王谷少谷主竟是云飘蓼的前世恋人?或者云家有何把柄被药王谷握着?
又或是这其中有些其他缘故。
总之,这事自琅琊阁传出之后,赶往浔阳的人就络绎不绝,那些江湖上曾仰慕过云姑娘的青年才俊们都想最后再见美人一面,也算是了却心中一桩念想。
这眼下就有一位人为了见美人跋山而来,只不过错情之深,伤之心肺,好在被好心人救下,住到此处。

梅长苏从萧景睿的房中出来,轻擦了额间渗出的密珠,撇了眼房顶。
“梁上君子。你看够了没有。”
蔺晨从房檐跳下,飘落至梅长苏眼前,划开折扇,对着梅长苏眯眼深笑,“你怎么知道是我来啦。”
“能让飞流一晚上闷闷不乐的,除了我们蔺少阁主还能有谁?”
“啧啧。乍一听,还以为我又欺负飞流了呢。”收起折扇,蔺晨摇头晃脑道,“我什么也没干,只不过在房顶看了一晚上月亮。”
“世人若知琅琊阁少阁主是这么个偷鸡摸狗之人,不知道琅琊阁的招牌还保不保得住。”
“此言差矣,我有偷什么吗?”
“偷....窥....”
“言之有理!本阁主窥见一位自身难保的病人救治另一位病人。那病人只知自己为你所救,却不知自己病的来由也是因为你。梅宗主这招真是高明。”
“景睿之病,源于其心。”
蔺晨又划开折扇,缓缓而动。
“枉费当年我收了人家一两官银,告诉他云美人的前世鸳盟乃琅琊榜中人。这几年,他为了留在琅琊榜费了不少心血。可他不知,那榜中人,非公子榜也。你也是忍心,这么折腾我们萧大公子。”
“景睿...恐怕日后要更加辛苦些了。”想到日后种种,梅长苏不禁颦眉轻叹,“这只不过是开始而已。”
“也好,至少成全一对前世鸳盟。卫铮这小子,竟能把我琅琊榜美人娶了去,这喜酒肯定是要问他们讨一杯了。”
“他们,如今有此结果也算是善始善终。”
“那么你呢?”
梅长苏知道蔺晨指的是自己和霓凰的那纸婚约,踱步前行,沉默良久,才开口缓道。
“我?我现在就很好。霓凰有自己的路要走,不必被我捆绑。而且,我要做的事,也不容许有太多挂念。何况....”
聂铎.....
收了收心神,梅长苏转身盯着蔺晨,“好端端的,你来干什么。”
“自然是,来陪你过中秋的。”折扇一收,笑眼如花,“飞流,我们去看花灯好不好?”
“好。”另一头传来少年明朗的回答。
梅长苏拢了拢袖子,抬头遥望一轮圆月,嘴角不禁上扬。
中秋之夜,人月两团圆。

-----------------TBC-------------




下一章:【vol.6】 



评论

热度(55)

  1. 时遂之森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