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当时只道是寻常·章二

#合鸟主 采 摘花的本事小飞流学会了吗#

【楔子】 【章一】

章二 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 

春之伊始,花开遍地。
乍暖还寒之时,梅宗主的旧疾又犯,急坏了江左盟的一帮子人。
蔺晨施完针,替塌上之人掖好被角,唤来了黎纲,“让吉婶给我煮碗粉子蛋。”
“是。”黎纲知道蔺晨向来没个正经,吱声应了下来,却并未退下。
“还愣着干嘛?我饿着呢。”
“宗主他...”
“怕什么,有我在,他想死可没这么容易。”
“苏哥哥,不死。”守在床边飞流听闻蔺晨这般说词,跳了起来。
“不死,当然不死。”蔺晨轻拂过梅长苏的青丝,“蔺晨哥哥不会让他死的。”

连日施针,又灌以汤药,梅长苏虽未清醒,但面色相较前几日已经好了许多,夜间也不再咳血,蔺晨推算今日暮时便会醒来。
只是这房中已无半点茶香,花瓶空落,毫无生气。
“飞流,你苏哥哥今日便会醒,我们去给他准备礼物可好?”
“好。”
“这院中桃花夭夭,我们赛一赛谁能寻到这两生花。你若输了,便绑你在桃树下顶个苹果当靶子。”
“哼!”飞流拼命摇头,小声嘟囔着。
说着便轻足一点,落入花丛中。

梅长苏醒的时候,黎纲听了蔺晨的嘱咐,带着晏大夫在一旁候着。
苍白憔悴的脸,嘴角微微一扬,笑着说自己没事,不会这么容易倒下。
喝了汤药,诊了脉,又睡了约莫一个时辰。
醒来后,梅长苏觉得精神了许多,唤来黎纲搀着自己下了地。刚出了内室,便见一大一小两人风尘仆仆,携花而来。
说是携花当真贴切,除了飞流拿着的一枝以外,两人身上均沾着花瓣,好生狼狈。
“给。”飞流递上那一枝得来不易的两生花。同属一枝,花开两蒂,枝蔓缠绕,至死方休。
梅长苏先是一怔,而后望向那人,眼中暗含深意。
两生花,并蒂而开,同生共灭。
那人轻拂折扇,绯红的花瓣缀在白衣上,如飘飘谪仙,遗世而独立。
笑归红尘去,飞花携满袖。
“飞流摘的?苏哥哥喜欢。”梅长苏伸手拂去飞流身上的花瓣,缓步来到蔺晨身侧,抬手挑出落在蔺晨发髻上的花瓣,含笑而视。

飞流最近有些忙,西边梨花开,东边芍药红,只要苏哥哥喜欢,自己忙些也无妨。
“你说,飞流这翻墙摘花的本事到底跟谁学的?”
“还能有谁?”梅长苏瞥向身旁,答案不言而喻。
“好!有出息。”蔺晨沾沾自喜,笑的灿烂。
“苏哥哥,给。”飞流捧着一白莲出现在眼前。
“这是我培育了一年的天山雪莲啊!你怎么给摘了!小兔崽子,看我不把你绑起来,插上翅膀当风筝放!”
那一年的桃花树下,落花成雨,灼灼其华。

——————TBC—————

评论(1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