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浮生梦(上)

#填梗#

#相信我这不是刀#


浮生梦

(上)


琅琊山中有一间竹屋,竹屋盖在大片梅林间,梅林尽处有一石洞,洞中摆着一张寒冰床,梅长苏就躺在这床上。

当年大渝发兵,梅长苏受封持符监军,手握太子玉牌,随蒙挚出征北境。

三月之期,大渝退兵,全军欢庆之际,蔺晨也知道靠着冰续丹撑下来的梅长苏大限将至。

“人生在世,终究一死。雪冤已昭,心愿已了,此生无憾。只是...我终究是负了你啊。”

 “长苏。”蔺晨握紧了怀中那人的手,十指相扣。

“蔺晨,谢谢你不离不弃十三载,谢谢你让我能作为林殊而死。若有来生...”

怀中的人渐渐无了气息,眼角落下一颗泪珠,冰冷寒心。

飞流在一旁死拽着梅长苏的衣角,啜泣着,“不死。苏哥哥。救。蔺晨哥哥。”

只是,仙人已去,又如何再向阎王求另一个十三年呢?

不顾所有人的阻拦,蔺晨带着梅长苏和飞流回了琅琊山,住在这梅林竹屋里。

萧景琰来过,被飞流打了回去。

甄平黎纲来过,被飞流打了回去。

蒙挚来过,飞流打不过,只好唤来了蔺晨。

蔺晨站在梅树下,轻摇折扇,“生前,他百般筹谋,为赤焰终昭雪,万般含辛,为天下塑贤君。他可有一日为自己而活?如今他已为天下而死,你们还是不愿放过他吗?”

蒙挚无言而归。

最后,自家老爹看不下去,亲自来劝,“蔺晨,你就让他安歇吧。”

“老头,我这辈子本从无所求,只愿快意人生,笑傲江湖。遇到他,才让我知道心中有所念想是件不错的事。本想执手同游,他却再三食言。现如今,我能做的,就是这样守着他了。”

罢了罢了,自家儿子的脾性又怎会不懂,既然劝不过,便随他去吧。

不想这些人再来扰了长苏,蔺晨在梅林前摆下奇阵,至此与世隔绝。

 

“其实,就这样守着你一辈子也挺好。”蔺晨抚着梅长苏的清容,仿佛那人只是睡着一般,絮絮的叨念着。

蔺晨每日都轻轻擦拭着梅长苏的身体,替他更衣,替他梳头,飞流就静静守在一旁。

一梦风雪十年日,醒时鬓角发成霜。

用松木熏过的身体,配南海鲛人油混着蜜蜡封的药酒擦拭,以可保百年不蚀不破。

十年弹指,梅长苏还是原来的模样,蔺晨却已是满头灰白。

蔺晨取下梅长苏的一缕青丝,又挑了自己的一缕,缠绕相扣,放于锦囊中,贴身收着。

若不能白头偕老,青丝永结也好。

蔺晨每日都会坐在洞中,从日暮清晨,到繁星漫天,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人。

好似他从来都没有离去,只是睡得有些沉、有些久,兴许一晃神,那人就能睁开眼,轻声唤道“蔺晨。”

 

那日,天地苍茫,梅花簌簌。

蔺晨如往常一般来到洞中,却发现寒床空空,不见人影。

夹杂着微茫的期盼与落空的哀伤,蔺晨狂奔出洞,只见——

石洞外,梅树下,一席白衣,一墨青丝,回首一笑,天地失色。

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TBC--------------------


评论(2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