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浮生梦番外·一世长安(下)


为了安慰今天吞刀子的麻雀太太,我来发糖啦。
HEHE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填坑完毕,心情猴猴~
——————————————————————

一世长安
(下)

还想多问两句,蔺晨却被梅长苏拉着出了门,取完书,便牵着手在琅琊阁内兜兜转转。
阁内的物景陈设与从前大致无异,让许久未曾踏入的梅长苏怀念不已。
两人一路从前厅、内阁,走到景园、后山。
后山是一处开阔的断崖,远处群山环绕,雾淞云海,飘渺似仙。
蔺晨喜在此舞剑,而梅长苏则会在不远处的亭子里阅书品茶,抚琴作画。
亭中一隅摆着一磐石棋盘,十九条横纵线交叉相布,罗列着星位天元。
棋盘一侧有三道刻印,似乎是个并不完整的“正”字。
梅长苏棋艺不精偏还好棋,两人第一次对弈,便在这亭中。
起初蔺晨还当梅长苏是故意隐藏实力,自然也跟着隐忍试探,然而梅长苏破绽百出,很快便输了第一局。
第二局也是如此。
这输到第三局之后,蔺晨才知道,这哪是什么扮猪吃老虎,这分明就是一手臭棋。
“长苏千般好万般好,就是这手棋臭了点。”
这原本记着输赢的“正”字,也就只有三笔。
梅长苏轻轻摩挲这已经斑驳的印记,“来一局吗?”
“赌棋对弈,那得有个彩头。”
“你若赢了,我便许你一世,你若输了,也将你一世赔给我就好。”
“好。还是老样子?”
“嗯。”
所谓老样子,便是蔺晨与梅长苏想出的新玩法。
真厮杀起来,梅长苏自然不是蔺晨对手,这赢的太容易对于蔺晨来说无趣的很。
于是,这新玩法不是一较高下,而是和棋。
若以和棋收尾,便是蔺晨赢,反之,蔺晨或输或赢,皆算梅长苏赢。
梅长苏依旧执黑先行,蔺晨执白子应对。
来回两三手后,蔺晨唤来灵仆,“备茶。”
这季节,长苏偏爱的武夷岩茶自然没有新茶。
普洱沉茶倒还不错,就怕长苏喝不惯。
“阁内还有些普洱,将就着喝吧。”
“都一样。”
蔺晨一愣,落子的手缓了一缓,方才想起长苏变成魅之后,嗅觉味觉尽失,岩茶普洱,入口都一样。
“可惜了...”
蔺晨知道梅长苏从前行军打仗的时候也曾割腥啖膻,只是这十多年,自己哪不是好生照顾着。蔺晨是嘴馋之人,爱四处寻些佳肴美食。
岭南甜荔,淮南蜜橘,六月黄蟹,塞外雪梨。
洞庭碧螺,西湖龙井,武夷岩茶,琼浆玉液。
从来就是琅琊阁有的,江左盟必备上一份,甚至一些稀珍美味蔺晨直接派人送去廊州。
这要是当真失了味觉,人生少了大乐趣。
梅长苏倒不以为然,继续落子,“有你,足矣。”
蔺晨执棋的手一抖,棋子差点落入盘中。
是啊。
自己独守长苏的十余年间,吃什么都是食如嚼蜡,喝什么都是茶如苦水,十里梅林落英缤纷都顿失颜色。
如今,有这人陪在身边,寻常的琅琊山景都变的瑰丽奇秀。
眼中景是绝世景,眼前人是心上人。
“睡了十年,棋艺还是这么臭。”
“你倒是变了不少,十年了反倒看不开了。”
“嘿,你这小没良心的,你守个十年看看。”
“好啊。不过,先赢了我啊。”
棋盘上的厮杀,蔺晨到不在意起来。
反正输了赢了,这一世他与长苏都分不开了。

你待我初心不改,
我许你一世长安。

Fin


评论(1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