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百日蔺苏】【12/12 Day 18】 往事书

往事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总之等蔺晨反映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喜欢上梅长苏了。

当梅长苏还是个小毛人的时候,一双明亮眼睛眨吧眨吧的,张嘴之后咿咿呀呀的,蔺晨调戏起来顺手的不行。

后来,削肉挫骨拔了毒,自家老爹也给了人家一幅好皮囊。

蔺少阁主更是开心,天天跟在人后头“长苏长苏”的叫。

戏折子上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满眼都是他。

蔺晨看见漫天星辰,会笑,想起梅长苏。

蔺晨看见清澈湖水,会笑,想起梅长苏。

就是偶尔看着阁内公文,都会笑着想起梅长苏。

蔺少阁主思春的样子,琅琊阁的秀女灵仆都快看不下去了。

只是这老阁主皱着的眉头越发的深了。

自家儿砸居然好断袖之癖,丢人啊丢人。

可是咱蔺少阁主不以为然啊。

他不喜欢男人,只是刚好喜欢的梅长苏是男人而已。

啧啧,众人一致得出结论。

蔺少阁主脸皮果然是天下第一厚。

 

可是啊。

戏折子上说,爱情故事哪有这么一帆风顺的。

没有生离死别也好歹弄个异地相隔。

梅长苏的病治好不久就撇下蔺晨跑去廊州接管那什么江左盟。

正所谓,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

蔺少阁主想长苏美人想的紧啊。

催着美人回家的信是一封接一封。

就是可怜了隔三差五飞去廊州的信鸽。

信里写了啥肉麻的话?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这种话当然不会出现在蔺少阁主的信里。

他的信,多半是这样的:

琅琊阁的桃花开得挺艳。

琅琊阁的莲花开得挺雅。

琅琊阁的桂花开得挺香。

琅琊阁的梅花开得挺美。

而梅长苏的回信总是:

廊州的桃花开得更艳。

廊州的莲花开得更雅。

廊州的桂花开得更香。

廊州的梅花开得更美。

总之他梅大宗主说了,不来。

得,那咱蔺少阁主请不动人,那就自个儿来廊州赏桃赏莲赏桂赏梅,顺便把把脉,吃吃粉子蛋。

有美景有美食,还有美人常相伴,小日子过得舒舒悠悠。

 

翌年,蔺晨去东瀛替长苏取还魂草时候捡了个小娃娃。

这个一定遗传他爹。

梅岭他爹捡回来一个梅长苏,东瀛自个儿捡回来一个小飞流。

那嫩娃娃粉琢的脸,水汪汪的眼,说不全的话,总能让蔺晨想到当年的小毛人。

这飞流来了,江左盟更加热闹了。

蔺晨斗不过梅长苏的时候,可以逗飞流。

春撷百花夏采莲,秋赏红叶冬观雪。

只是可怜了房屋的青瓦和隔壁人家的枝头。

好像梅宗主房里的书也越发喜欢蔺少阁主的后脑勺了。

渐渐的,蔺晨发现情况不对了。

这一大一小开始一同欺负起他来。

真是大没良心和小没良心,忘记究竟是谁拼了命救他们回来的。

“我是蔺老阁主救的。”

嘿,都是姓蔺的救的,你们就都是我蔺家的人。

蔺晨唯一能占的上风就是在吃药这件事上。

这事让蔺晨赞叹能做个大夫还是件不错的事。

心情不好的时候多扔两钱黄莲。

心情好的时候随药备一颗蜜枣。

只要看到那人喝药时皱起的眉。

还有嘴里含着蜜枣时弯起的眼。

蔺少阁主就会在心里偷着乐呵。

 

好不容易把梅宗主的身子养好,这大没良心的又拍拍屁股走了人。

去哪?北上金陵!

干啥?翻案正名!

蔺晨知道这是长苏毕身所愿。

不想拦也拦不住,那就跟着一道去吧。

结果咱梅宗主不许。

蔺少阁主可不乐意了,不去就不去。

闹起脾气来一个人跑去南楚大半年。

可是我们这蔺少阁主就是心软啊。

你说他要是真赌气,跑哪去不好偏跑南楚?

南楚是哪?

萧景睿他亲生爹在的国都啊。

这不一个顺手,帮着布了南楚的局。

扳倒了杀父仇人,蔺少阁主可是劳苦功高。

说不定这梅宗主一高兴,以身相许了。

这不,梅宗主一来信,他就从南楚跑断了腿跑回金陵,路上又顺手捡了个美人。

要说这手也顺的有些过分了吧。

“长苏想我了,喊我回去呢。”

乐呵呵的跑回金陵才知道梅宗主也捡了个毛人,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没想到啊,两人相见连句情话都没说上,这梅宗主就一下倒了下去。

嘿,看到自己太激动,情难自已?

才不是,是梅宗主的寒症愈演愈烈了。

蔺晨一生气,药里的黄莲又多了两钱。

苦?

本宝宝心里才苦呢!

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人!

十二年里捧着怕掉含着怕化的人!

才一年,就变成什么样了!

蔺晨不高兴了!蔺晨决定不走了。

死也要看着他死!

何况有自己在怎么会轻易让他去死。

要救赤焰旧部蔺晨替他救。

要抓滑族余党蔺晨替他抓。

要治病续命蔺晨揪着心狠下一记猛药。

好在出门前顺道去了秦大师那烧了高香。

佛祖保佑。

顺顺利利救了人,翻了案,熬过难关。

这下总能游山玩水了吧。

连路线都计划好了。

品一品心心念念的抚仙湖仙露茶。

再去秦大师那还个愿,清心寡欲吃半月素斋。

看完小灵峡的灵山佛光,绕到凤栖沟,和长苏打赌,飞流和那的野猴子究竟谁比较厉害。

还有未名、朱砂和庆林,得告诉他们自己终于把长苏娶回家了。

最后从顶针婆婆拿两台辣花生回琅琊阁。

快哉快哉。

 

事实证明啊这顺道拜的佛烧的香多半是不灵的。

连金陵都没出呢,战事告急的消息就传来了。

咱大梁被人围了。

梅长苏这一颗赤胆忠心啊。

为国捐躯,义不容辞。

呸!

这媳妇不要命,自己可不糊涂。

这一去,不得没命啊,到时候谁陪自己去游山玩水啊?

拦着!必须拦着!

结果这蔺少阁主说了不算啊。

碰巧聂铎找到了冰续草。

碰巧自己做成了冰续丹。

还碰巧被梅长苏知道了。

事上巧的事怎么都集中到一块去了。

蔺晨觉得这都是命啊。

拦不住又舍不得。

得,碧落黄泉都陪你走一遭就是了。

咱蔺少阁主,何时是食言失信之人。

一场战事如何打赢的他一概不知,更不想过问。

唯一记得北境的雪啊从未停过,而梅长苏的手也从未暖过。

 

——后来呢?

 

后来。

 

每逢冬至,蔺晨都会备上一坛照殿红,在琅琊阁唯一的那棵梅树下独酌。

 

“他还是为了林殊,终结了梅长苏。”

 

终究是。

尘归尘,土归土。

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


Fin

评论(50)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