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流年偷换

提示:【刀】


————————

大梁元佑五年,腊月廿一。
距离新一年琅琊榜放榜日不足一月,蔺晨坐在案前,翻着名册。忽然手一顿,侧头问着一旁的令书使,“去年的琅琊公子榜首猝了?”
“是啊。旧疾难愈,不治而亡。”
“天妒英才啊。可惜了,应该早些结识一下。”
蔺晨唏嘘不已,朱砂笔一提,将“梅长苏”三字划去。
大梁元佑六年,正月十五。
正是新一年的琅琊榜放榜日。
世人惋惜,公子榜首终于易主。

放榜的当天,琅琊阁便找不到蔺晨的身影。
正经事办好了,自然要去逍遥江湖。
蔺晨沿着沱江,到了秦大师那,赴这棋局之约,顺便尝尝素斋。
庆林见着蔺晨,不免寒暄两句。
“蔺晨,许久未见,来散心?”
“是啊。”放了榜,闲来无事自然是来散心的。
“斯人已去,切莫太忧心。”
“啊?”
“阿弥陀佛。”
“说什么呢?庆林你莫不是吃斋念佛久了,傻了吧。”蔺晨轻嗤一下,摇着扇子进了秦大师的禅房。

在秦大师那待了半月,棋局自然是赢了,素斋也吃腻了,蔺晨动身顺流而下,过了凤栖沟,游了小灵峡,绕道云南赏风花雪月,再直下南楚。
从南楚回到琅琊阁已是七月中旬。
是日盛夏,窗外荷叶田田,蝉鸣连连。
蔺晨伏案在书房作画,画的自然是眼前荷塘之景。
墨绿的莲叶间,蔺晨寥寥几笔,已经勾勒出一道侧影。
忽然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画笔从指尖滑落,一滩浓墨已经印在画中央,水珠滑过脸颊滴落在画纸上,晕染一片。
这画,是画不下去了啊。
这毒日头、三伏天的,都将人热晕了。
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蔺晨唤来灵仆,“让厨房做两碗冰镇莲子绿豆羹送来。”
琅琊阁的后厨相当利索,不一会,莲子绿豆羹已送到。
蔺晨看着那两大碗汤羹,愣是一怔,随后笑道,“你们倒真想把我养的更加胖些?”
蔺晨气定神闲的舀起一勺,一口接着一口,将两碗莲子绿豆羹喝的精光。

虽是酷暑大热,蔺晨的身体却经不起两碗冰镇汤羹。
昏昏沉沉睡了一日,直至半夜方醒。
灵仆候在一旁,见蔺晨醒了,忙扶他坐起,递上暖茶。
“叫你贪凉!以后不许再吃。”
隐约间,蔺晨听到灵仆的抱怨。
嘿。这小子吃了豹子胆?
居然这么和我说话,忘了是谁救他回来的吗?
真是小没良心的。
蔺晨接过茶,轻呷一口,不免皱了眉头。
这武夷岩茶忒苦了些。
“换太平猴魁吧。”
命人撤了茶,蔺晨起了身,点了烛,想寻本书看。
无奈翻遍了书柜,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本《翔地记》。

蔺晨这一病竟是久不见好。
灵仆无奈请了老阁主,趁其睡去的时候来诊脉。
老阁主按着脉,默不作声,幽幽的一声长叹后却是询问着蔺晨近来的情况。
“少阁主命我们寻那本《翔地记》。”
“你派人去趟廊州取来吧。”
深夜里,烛光摇曳,老阁主的目光就这么落在蔺晨身上,疼惜又无奈,“都忘了也好啊。”

《翔地记》终于是寻到了。
这是蔺晨年少游历江湖时撰写的游记,一直都是他的心头好,此番回来更是打算添上几篇。
本以为弄丢了,不料最后灵仆还是在藏书阁找到了。
翻开扉页,一行小楷映入眼脸: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之后的每一页,都附着详尽的批注。
簪花小楷,笔力虚浮,似乎批注之人的身体并不好。
“这《翔地记》有何人阅过?”
“不知。”
虽说藏书阁的书,琅琊阁任何一位书令使、灵仆都能拿到,但真要寻这么一人倒也不难。
只是蔺晨终究还是作罢了。

蔺晨睡着的时候,老阁主常来探望,有时一坐便是半宿。
“你虽是忘了他,可着琅琊阁哪处没有他的痕迹。”
当年自己云游在外,听闻琅琊阁不惜千金求忘川泉水之时,便猜到蔺晨为何用意。
待自己赶回来时,这泉水已经到了蔺晨手上。
“你当真要喝这水?”
“自然,豪掷千金寻来的,不喝岂不浪费。琅琊阁可不做亏本买卖。”
“小苏他...”
“不思量,自难忘。我若不如此,如何淡泊红尘,笑看江湖?”
“你决定好了?”
“心已定,终不悔。”
莞尔一笑。
一饮而尽。
忘川泉水。
忘情绝爱。
自此,他蔺少阁主又做回了世间逍遥闲散人。

岁月悠悠,恍恍而过。
蔺晨依旧四处游历,每年临近放榜才回琅琊阁。
只是灵仆觉着蔺晨的身形越发消瘦,身子骨也没有从前健硕,一抹灰白已经爬上鬓角,早已无谪仙之风采。
是年入冬,蔺晨精神越发不济,时不时昏睡了半日,还频频咳起血。
自己诊了脉,蔺晨轻叹,“到头了。”
医者不自医。
这个道理蔺晨还是懂的。
听天命,不强求。
这个道理蔺晨自然也懂。
既然已知命不久矣,不如将身后事也一道办了吧。
翌日大清早,蔺晨扔下一封书信,离开了琅琊阁。
老阁主见信直叹,“痴儿啊痴儿。”

蔺晨去顶针婆婆那讨了一坛辣花生,一路向北,边吃边走,直至梅岭,整坛花生仅余三分之一。
多年未来,这梅岭也变了样,原本荒芜雪岭赫然被一片梅树笼盖。蔺晨兜兜转转,终于寻到那座碑,那颗树。
“长苏,你曾说我本逍遥,不该误入红尘,那我便听你的将俗事忘了个干干净净。你可满意?”
蔺晨抓了一把花生,一颗接一颗的塞进嘴里嚼着,“这花生,我替你吃了,反正你在底下也吃不到,顶针婆婆的心意,莫要辜负。你说我若不失信,你便和飞流一同在奈何桥边等我。这话还算数?”
最后一颗花生被蔺晨塞进嘴里,“好了,花生吃完了,我该来陪你们了。”


曾记否,年少时,携手江湖。
曾记否,寒冬夜,相拥坐暖。
然,叹无缘,生死别离而终。
唯,庆余生,忍把流年偷换。
纵相思刻骨,也不负所托。



Fin

评论(4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