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落雪 vol.14


落雪 vol.14

 【vol.1】 【vol.2】 【vol.3】 【vol.4】 【vol.5】 【vol.6】 【vol.7】 【vol.8】 【vol.9】 【vol.10】 【vol.11】   【vol.12】 【vol.13】 【正剧番外】 



蔺晨从西南一路而来,也有些疲累。
锦娘命人备了热水,供他梳洗,自己也退出了内室。
等蔺晨梳洗出来,桌上已备好了酒菜。都是南楚些特色美食,还有壶罗浮春。
三山咫尺不归去,一杯付之罗浮春。
南楚佳酿,色泽如玉,芬芳醇厚。
蔺晨细闻慢品之时,发现杯口外沿有一篆刻印记,形似一朵梅花。
细看之下,酒食器皿居然都篆着一朵小梅花。
蔺晨嘴角一扬,反复摸索着深深浅浅的梅花印。
想不到他真这么做了。

疏影楼这名来自一句诗。
取这名的时候,蔺晨跟着梅长苏待在廊州。
那时的江左盟还只是一个江湖小派,那日梅长苏泛舟江上,恰巧救了一位落水的姑娘。
姑娘名唤宮羽,身世颇为坎坷,梅长苏闻之动容,加之这位姑娘又是位通晓乐理的美人,也就自然而然的留在了身边。
后来,梅长苏派人去郢都收了一座歌坊。
黎纲带着消息呈给梅长苏时,蔺晨也不避嫌,立在一旁作画。
“至于这歌坊的名字,请宗主定夺。”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当时,蔺晨嘴里念叨的正是这么一句诗。
梅长苏听着,遂了意,“就叫疏影楼吧。”
黎纲应了声便退了下去。
“本是风尘之地,反倒被你取了个风雅之名。”
“不好吗?好歹也是你江左的产业,就用梅做个印记。”
说这话的时候,蔺晨笔下正绘着的一幅红梅雪景。
皑皑白雪,映衬着枝头星星点点的红梅,格外素静灵雅。
“这梅画的太清冷了些。”
蔺晨一愣,顿了笔,“你不喜欢,就罢了。”
梅长苏眼中的梅花该是怎样的呢?
或许,记忆里只有那年冬日梅岭的鲜红一片。
此后,蔺晨再也没画过梅。

过了一年,江左梅郎名声大起,江左盟也在江湖站稳了根基。
盟中事务被黎纲甄平等人打理的有条不紊,宫羽也被遣去了京城,帮衬着十三先生。
闲暇之余蔺晨陪着梅长苏来了郢都。
当时南楚局势未稳,疏影楼也没如今的风光地位,许多事务还需梅长苏暗中打点。
第一次见到锦娘也是在那个时候。
父亲弃之不顾,母亲重病而亡,这姑娘流落街头被人欺凌时为梅长苏所救。
“你可愿留在这疏影楼?”
“阿锦愿意。”
这么一待,几尽十载。
在锦娘的打理下,疏影楼也渐渐走上正轨。王公贵族,侯府名门,朝中大臣都是座上宾。
自古温柔乡多为英雄冢。
温床暖被,美人在怀,人的嘴总是不太紧的。
如今只剩最后一步了。

锦娘敲门而入,见蔺晨对着酒杯若有所思,问道,“粗茶淡饭,蔺公子还满意?”
“美酒佳肴,满意的很。这梅花,雕的挺别致。”
“蒙蔺公子喜欢。这是锦娘特地命人雕的。”
“这....是你的主意?”
“是。宗主姓梅,疏影楼也取自梅花的俏丽风姿,锦娘便自作主张。是否有不妥之处?“
“没有...很好...”
蔺晨仰头大笑,举杯一饮而尽。
是啊。
我怎么忘了呢。
你从来就不喜欢梅花的啊。




———————
很多东西一笔带过了,希望大家看得懂。
强拉阿苏上线!
昨天看了篇虐文,画梅那段被我强行改虐,233333

评论(2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