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同甘

还债第三天!


此文是500粉答谢文~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梗来自 @洱吉 ,因为我家麻雀想看,所以作死领了来,顺便做答谢文!


【最近实在没甜梗啊!唯一甜的让给了明天的除夕贺文】


虽然我觉得是甜的,但是码的仓促可能味道怪怪的...恩,食用愉快!


——————————




同甘






江湖上说起这琅琊阁,传闻千奇百怪。


说历代琅琊阁主无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四书五经、君子六艺、兵道岐黄、奇门遁甲,无所不能。


到了蔺晨这代,他那凡事随心的性子,“雨露均沾”的学法,学到最后也就只懂皮毛、略知一二。


唯一能算上通晓的便是医学药理了,换个说法该是恨不得钻出精来了。


倒也不是他对这个有多大的兴趣,不过是因为几年前他爹从梅岭捡回了病秧子。


那病秧子也有趣的很,全身覆着白毛,活脱脱像个雪人。


他问他爹这人得的什么病呀?天下奇毒之首火寒之毒。


有得治吗?没治!


那您在忙活啥呀?你这熊孩子懂什么?!想知道看医典去。


翻完医典,蔺晨反倒与他爹较了起劲,“爹你说他治不好,我偏要试试。”


那就治呗。


可治着治着,也不知怎么地,蔺晨反倒是真心希望这人能活的长久些。


后来,自个儿也算是懂了。


这较劲较着较着,倒把自己这颗心也给搭了进去。




在琅琊阁待久了的灵仆都知道,要想找蔺少阁主啊,往三个地方去就对了。


一个是藏书阁。一个是百草堂。


还有一个,就是梅宗主住的屋子。


藏书阁里藏书万千,蔺晨最爱待的就是二层放药典的地方,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夜。


那些涉及医学药理的书就没蔺晨背不出的。


研读完自家藏书阁全部的医典,蔺晨觉得不够,开始四处搜罗着珍贵稀缺的。


甚至有过这么一段时间,江湖上都知道,和琅琊阁做买卖,医典药籍比黄金万两还值钱。


百草堂说白了一药坊,前头是煎药的地,后头围了个园子种些稀罕草药。


蔺晨常待在着,不过就是为了给梅长苏煎药。


煎药这事通常让灵仆做就行,蔺晨何必亲力亲为呢?


他蔺少阁主说了,”长苏的药,经他人之手我不放心。“


煎了药,自然就端去人房里给梅长苏喝的。


可是,梅长苏喝药总三推四就的,嫌药苦。


蔺晨琢磨着,不应该啊,药汤里搁的不过是些麦冬石斛之药,味甘带着微苦,也不至于苦到让人喝个药就皱眉撇嘴如此地步。


梅长苏的体质可碰不得那些性寒味苦的,自己留心着从未写进方子里。


蔺晨好奇,煎完药喝了两口。


不苦,不过也不太好喝。


带着果脯一道送去吧,喝完药甜甜嘴。


就这样给人送药前,自己先尝两口,尝出了个习惯。


久而久之,蔺晨发现这药真是越发的苦了。


有次,梅长苏昏睡方醒,蔺晨递了碗水给他润喉,他喝着直喊苦。


蔺晨笑着戳破,”白水。“


梅长苏一愣,反倒自嘲起来,“那是我嘴苦。”


不知怎么地,蔺晨竟脱口而出了。


"是你命苦。"


蔺晨回想起这事摇头直叹,”也不知这句话究竟是对谁说的。“



“坏人!偷!”


蔺晨端着药一进门就见着飞流指着自己和梅长苏告状。


“飞流,你蔺晨哥哥又偷你什么东西了?”


“药,苏哥哥!”


“飞流是说,蔺晨哥哥偷喝了我的药?”


飞流点点头。


梅长苏眉峰微挑,望向蔺晨,“哦?我倒要问问蔺少阁主没事喝我的药作何?”


蔺晨递了药碗,一脸无邪,“你喝了药我就告诉你。”


“当真?”


“嗯。”


梅长苏半信半疑,还是将一碗药喝了个干净。


“我不过是替你梅大宗主试试药有没有毒而已。”


梅长苏如此干脆的喝了药,却得了这么个明摆着忽悠人的答案,心有不悦。


“你大爷的,忽悠我。”


蔺晨自己含着果脯,塞了一颗到梅长苏嘴里。


“无他,与尔同甘也。”








Fin



评论(1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