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AU】魂梦与君同(4)

前文:(1) (2) (3)

这文完结了之后会扔在蔺苏小料《魂梦》

印调戳:【印调】

淘宝地址:【魂梦预售地址】

————————————————


(4) 

作为医者,蔺晨应当早已将生死看惯。

可就是不知道为何,自从这小没良心走之后,那些原本与他沾点关系的人在蔺晨心里的就一点点变重了。

就好似把他们看的重要些,能弥补那人在心中的空缺似的。

把这些人留在世上,便多一些人记得那人,这样倒也不会显得自己独身一人,越发落寞。

可终究是,人间留不住。

“我就说了没吉婶做的好吃,你偏不信。别吃了,和我回家吃吉婶做的粉子蛋呗。”

手中的汤勺落了地,“哐当”一声,惊了在场所有人。

环顾四周,蔺晨方想起自己是身在地府没错,吉婶会在这也是理所当然。

“孟婆”厨娘陪着笑脸哄了一众,向着梅长苏讨了赔偿。梅长苏赔了钱,拉着蔺晨离开了食肆。

“吉婶没去投胎?”蔺晨问道。

梅长苏点点头。

蔺晨半是惊喜又半是愧疚,笑容僵在脸上,难看的很。

梅长苏轻叹了口气,道出了蔺晨所想,“总觉得吉婶留在这,是我牵绊着她。”

是啊。本该自由了的人,却选择留在地府,这意味着放弃了转世再为人的机会。

孟婆得了心爱之人,也知去凡间投胎,而吉婶却选择留在地府,这便是一种羁绊吧。

他人的决定,他人的命。

蔺晨从不喜欢强求些什么,顺其自然,方为正道,于是宽慰道,“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吉婶走之后,我就没再吃过粉子蛋,当真是想念啊。”

蔺晨急着想吃粉子蛋,催着梅长苏快些,回身便撞上一人。

那人是个瘦弱公子,清秀的脸上长着对大大的牛眼,看起来极不协调。

身边站着一姑娘眉如远山含黛,凤眼暗波凝转,可惜配上了一张马脸,终究称不上一个美字。

梅长苏赔了不是,施施然地行礼,“两位使者好,是在下的朋友鲁莽了。”

那两人蔺晨并不陌生。

或许该说,蔺晨还能见到梅长苏,全仰仗他俩。

那夜里,蔺晨辗转难眠,在又一次的翻身之后,却见眼前恍若一张人脸,定睛一瞧,床头趴着一位姑娘,眨着眼睛问道,“你就是蔺晨?”

蔺晨吓得坐起了身,愣怔之下点了点头。

“我来找哥哥。”

琅琊阁主蔺晨,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却被这一句话懵得不知所措。

等一下。来找哥哥是什么意思?

莫不是,我爹年轻时在外欠的风流债?

难不成自己要变成萧景睿第二?

可是不对啊。

这姑娘看着最多双十般大,自己已经年过花甲,自家老爹二十年前就已经仙逝了,他再有能耐也没法变出个桃李姑娘啊。

“小马儿。”

“牛头哥哥。”

从地下钻出一公子,和那位姑娘一样着一身黑袍,一手拿着一册子,另一手提着毛笔,瞪着牛眼问道:“你可是蔺晨?”

“正是。兄台您是?”

“在下牛头,这位是家妹马面,我们来带你走的。报下生辰八字,带错了人可就麻烦了。”

蔺晨待在琅琊阁这么些年也可谓饱读诗书,至少戏折子没少看,这拘魂使者牛头马面的故事他还是听过的。

想来是自己气数已尽,要去地府走一遭了。

如此也好。

终能盼着相见了,也不知道那人是否真允了诺,等着自己。

蔺晨乖乖报了生辰八字,却见一旁的马姑娘揶揄道,“牛头哥哥,都什么时代了,你怎还在用这老古董?”

马面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对着蔺晨的脸照了过来,然后“咔嚓”一声,“嗯!没错,是他。”

“啪。”笔杆子砸在马面头上,“怎么可以对祖师爷不敬!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

“放着人脸识别不用,偏要对生辰八字,回去还不是统统交给我录入。地府的数据库都已经全线联网了,扫一下就入库,根本不用重复操作,你却还守着那些无用的老古董,真是老顽固。”

牛头不与她辩解,从怀中掏出一根白绫,二指如剑一挥,那白绫自动绑在蔺晨手上,一拂袖,屋中凭空出现一道混沌之门,黑云密布,看不清前去的路。

蔺晨随着牛头马面跨进门内之时,却忽而想起了某事,顿了脚步,退出门外,作揖行礼,“在下还有一事相求,望二位通融。”

 

TBC

评论(2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