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千年泪(中)

最近略啰嗦。

前文:(上)

————————————————

千年泪(中)


原来,蔺晨曾同梅长苏一道来过此地。

那年初夏刚过,暑气渐长,蔺晨便拉着梅长苏离了琅琊山,说是外出避避暑。

蔺晨颇有先见之名地先弯去顶针婆婆那,凭着自己的甜言蜜语讨了两坛辣花生。

两人嚼着花生,一路游山玩水。

路过凤栖沟,蔺晨朝猴群里丢了把花生。梅长苏见那些猴子被花生辣得满地飞奔,抓耳挠腮的样子,笑弯了腰。

刚想再丢一把,却被梅长苏拦着,“统共就这么些,都给它们吃了我还吃什么呢?”

见梅长苏如此护食的样子,蔺晨笑了,“看你平时吃的清淡,怎么对这辣花生如此钟爱?”

“平时遵医嘱,得忌口,晏大夫那脸一黑,我哪还敢。”说着,又抓了一把花生丢进嘴里,“金陵人本就重咸重辣,小时候吃小馄饨没两勺辣油根本吞不下。”

顺着小灵峡,溯洄而上,蔺晨说这的佛光难得一见,可两人守了半月也未见佛光,一坛花生也早被梅长苏吃了个精光。

吃完第一坛,梅长苏刚想去开第二坛,却被蔺晨挡了下来。

“诶,这坛不能吃。”

“为啥?”

“一会就到灵山寺了,姓秦的老和尚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了,我还指望着它换几顿素斋吃呢!”蔺晨将那坛子藏在身后,“那老和尚做斋菜的手艺可是一绝呢。”

可结果,两人上了灵山寺,却被告知秦大师云游四海说佛解道去了。

梅长苏捧着那坛辣花生,嚼得咔嚓咔嚓响,眼中满是戏谑。

“我哪知道。没了这老和尚,这灵山寺也住的没意思,带你去抚仙湖走一趟。”

此时白露刚过,蔺晨惦记着抚仙湖的仙露茶,寄了封书信,便动身而去。

“霍州三绝我也是略有耳闻,只是这仙露帖得来不易。”

“那你可太小看我了。”

“你弄到仙露帖了?”

“你身边站着的是谁?”蔺晨眉峰一扬,满脸得意。

梅长苏见蔺晨如此神色,难得的谄媚道,“江湖中鼎鼎有名的琅琊阁少阁主,蔺晨是也。”

“这还不够么?要什么仙露帖。”

想来蔺晨总有办法的,世上有何事是他蔺少阁主办不到的?


两人站在抚仙湖旁,秋风飒飒,衣袂飘飘。

“仙露茶你可喝过?可有何玄机?”

“麒麟才子,江左梅郎,不如你来猜猜?”

“霍州多丘陵,产云雾茶叶,想是这茶叶内藏玄机。”

“非也。仙露茶的绝妙之处不在于茶而在于水。”蔺晨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踏上了仙露舫,“所谓仙露,便是用了白露那日的露水冲泡而成,如此方有回味的甘甜。”

画舫的茶侍见两人翩翩而来,阻拦道,“仙露舫今日不待客,二位请回。”

蔺晨坦然自若,报了姓名,茶侍先是一惊,随后行礼放行。

梅长苏随着蔺晨,进了仙露舫,舫内却空空荡荡,不似想象中,霍州三绝的盛名。

“未名,我来了。”

只见来人一副书生样,左手却绑了绷带挂在胸口,想来是受了伤。

“嘿,许久不见你怎么这副怂样?”

“别提了,前些日子,有人来偷仙露茶的方子,被我撞见,动手时便伤到了。”

“让你当年好好习武,你偏钻进音律里面,今天没法弹琴了?”

“我不过是一时大意,诶,这位是?”

梅长苏恭谨的行礼,“想必这位是琴师未先生吧。在下梅长苏,久闻三绝之名,此次特来拜访。”

蔺晨在旁咯咯地笑。

未名还了礼,“梅公子,是蔺晨的朋友吧,实在不用如此。仙露舫能有今日,还仰仗蔺晨呢?!”

“难不成....?”

蔺晨摇着扇子,“不然你以为,这霍州三绝的名声是怎么来的?”

“琅琊阁!”

“正是。”

“好了好了,废话少说,快叫隐娘来,我来着可是见美人的。”

“实在不巧,隐娘前些日子中了暑气,在家歇息呢。”

“诶,见不到美人实在可惜!那可还有其他茶娘来泡着仙露茶?”

“你没收到我的回信么?今年极旱,白露那日暑气未消,哪来露水,去年存的都用完了。”

蔺晨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转身望向梅长苏,“你啊,当真是福薄!秦大师的素斋、小灵峡的佛光还有这霍州三绝,你竟然一样没赶上。” 

梅长苏淡然一笑,“有什么关系,来年再来就是了。”

可结果,来年这人便进了京,再之后,更无机会了。

提及旧事,蔺晨黯然,直至茶凉了,也未曾喝上一口。


TBC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