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魂梦与君同(5)

来更新了,这文完结了之后会扔在蔺苏小料《魂梦》

印调戳:【印调】

淘宝地址:【魂梦预售地址】


前文:(1) (2) (3) (4)

————————————————

(5)


 照理说,这一辈子,除了梅长苏,还没有谁能让蔺晨多操半分心的,就连江左盟那些人也不过是因为和这人沾亲带故了些。
也不知这临走之前放不下的,究竟为何事?
好在牛头马面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听了蔺晨的一番话,点头允了他一个时辰的空。
此时的蔺晨已是离体散魂,回过身,便望见躺在床上的自己,两鬓斑白,容颜已朽,再无从前潇洒倜傥的模样。
也不知再见到那人,他是否还会记得自己,认出自己。
蔺晨留了书,命人将自己的遗体葬到梅岭的一颗梅树下,也算是生死皆同穴了。
化作离魂也有益处,至少身形比生前快了不少,蔺晨几乎是一腾跃就来了带一间别院。
这是梅长苏从前同飞流一道住着的屋子。
当时飞流刚来琅琊阁,只愿意粘着梅长苏,便常与长苏住同一屋子里,连自己都撵不走。
如今这房间也只住着一人了。
兴许是自己并非活人的缘故,蔺晨进了房间许久都没惊动飞流。
这孩子一向警觉,半点动静都会让他有所防备,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放心让长苏身边只跟着这么个小家伙了。
如今,这小家伙也长大了,可原来好动的性子也沉了下来。
长苏若是知道了,不知又该多惋惜了。
卧房依旧是原先的陈设,只是床头多了一盆梦铃兰,香气萦萦漫了一室。
飞流怀里抱着个木雕,睡得香甜。
蔺晨见了,不忍颦眉,这孩子又是何苦呢?
那是用上好的紫檀木雕得一尊人像。那人束着玉冠,披着大氅,好似迎风而立,衣袂飘飘。目若星辰,笑容清浅,细节之处连鬓角的痣都不落。
当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这木雕是飞流亲自雕的,雕得也自然是他苏哥哥,而飞流这木雕的手艺是蔺晨亲手教的。
梅长苏离开不久的某天,飞流拿着一旧物,嚷着要学。那是蔺晨之前随手雕的梅长苏的肖像。蔺晨也不知他是从何处翻了出来,见他遂了意耐心教了。
可那之后飞流便每日每夜不思茶饭地雕刻着,也不听劝,急坏了吉婶一众人。蔺晨一气之下便拿起一堆雕得坑坑洼洼的废木头就往厨房的灶台里扔。
飞流红了眼,含着泪怒嗔着蔺晨,可一回身,又钻进房间继续雕。
蔺晨不停烧,飞流就一直雕,一夜不睡又雕满整整一间。
反复几次,木雕烧了挺多,可屋子里摆的仍不见少。
蔺晨心想,随他吧,毕竟这是他唯一的苏哥哥啊。
渐渐地,蔺晨也爱往那屋子里钻,两人待在一屋子,却都不说话。一人不停地雕着,一人就静静看着案前摆满的那人的雕像。
眼看着飞流原本生疏的技艺变得灵巧,面前的一个个“梅长苏”或是含笑,或是沉思,风采依旧,神韵犹存。与他相关的事,又一件件浮在脑海里,又好似那人不曾离开一般。
日子久了,自己却越发不愿往那屋子去。
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
何苦呢?

“苏..哥哥。”
也不知这孩子做着什么梦,梦中呢喃着,嘴角还带着笑。
蔺晨一个飞身钻进了飞流的梦中。
梦境之中,蔺晨置身琅琊后山,周遭被一片梦铃兰所绕,鼻息间充斥着盈盈花香。远处的山石上坐着一人,膝盖上还伏着一人。
也是个小没良心的,光梦着他苏哥哥,忘了究竟是谁拼了命将他救回来的。
蔺晨一拂袖,梅长苏的幻象化作云烟而散。
蔺晨踱到飞流面前,飞流还是从前那般孩童的模样,茫然不安的颤动着双眼,“苏哥哥呢?”
怎么鼻子就酸了呢?
这个孩子,年少时期已经饱受磨难。
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经历着生离死别。
而如今,自己也要离他而去了。 

 蔺晨抚摸着飞流的头,“小飞流。”
“哼!坏人!”
飞流拍打掉头上的手,一脸不乐意,转身就走。
“回来,你听我说。”蔺晨拽过飞流的肩膀,“蔺晨哥哥马上就要走了。”
“蔺晨...哥哥?去哪?”
“去见你苏哥哥啊。”
“飞流也去。”
“欸,那可不行。你要是我和一起去了,我会被长苏千刀万剐的。”
“要去!”飞流的眼神坚定,一如那个人说要去金陵的那个时候。
那时候,其实蔺晨是真打算拦着的。
“你真打算就这么护着这个小子一辈子?”蔺晨凝视着怀里的人,嘴角却带着三分笑意,一脸不正经,“错了错了,一辈子太长,你护不了。”
“这不还有你么?我若是不幸先走了,飞流可就托付给你了啊。”
“说真的,长苏,你这样宠着他,对他可没好处。有些事,迟早是要经历的。人,也总是要长大的。”
“蔺晨,看着飞流我就想起从前的自己。那么的,明亮。可以随心所欲,出了什么事都有人担着。可过去的日子,回不去的。我现在是梅长苏,刀口舔血的江湖人,未来会是搅弄风云的阴诡谋士。过去,已经离的太远了。飞流,就当是我一个私心吧,能护他一时便护他一时,只愿他能永远保留着这份纯真。”
蔺晨回过神来,“飞流乖,你还记得我那些个宝贝鸽子么?”
“咕咕!飞流喜欢!”
“蔺晨哥哥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它们,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你苏哥哥了!”
“要见!想苏哥哥。飞流想。”
飞流垂了头,小声嘟囔着,渐渐化为啜泣。
蔺晨见状竟说不出半句宽慰之言,只能杵在那,听风吹过梦玲花沙沙的响。
自己,又何曾不想呢。
“蔺晨,该走了。”
耳边飘来告诫,一回神人已站在混沌之门外,身边站着牛头马面。
蔺晨行了礼谢过一个时辰的宽限,踏入混沌之门。
长苏,你我终于不再阴阳相隔了。


TBC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