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百日情趣】离人泪

咸鱼的日子就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又到了自己的百日。

抽到的题目只能让我打打擦边球。

故事是之前的,为了顺利擦边改了原来的走向,结果改着改着改到chuang上去了。

说好自己性冷淡已久的呢。【扶额】

不甜,也不虐,总之就是奇怪的走向。

谢谢食用。

【话说这应该是神兵阁系列.....

【不提魂梦我们还能做朋友.....

————————————————

离人泪

 

夜凉如水。

厚厚的云层将月亮遮蔽得透不出一丝光亮,江左盟总舵一片肃静,连灯都未点一盏。

梅长苏披着大氅坐在中庭石凳上,手中握着黑白棋子一人解着棋局,东海夜明珠被搁在玉座上,借着光依稀能看到棋枰上黑白双方厮杀的战局。

一人沿着屋顶瓦砾如踏飞燕般快速行进着,身着夜行衣,仿佛融入了整个夜色中,悄无声息。

“来着皆是客。”

哪怕梅岭之后武功尽失,梅长苏耳力尚在,那人刚一落地,便有了知晓。

何况,今夜本就是等得这个人。

那人听梅长苏此番言语,干脆现了身,声音柔媚,竟是位姑娘。

“梅宗主好兴致。月黑风高,一人在庭中下棋?”

“江左盟讲究待客之道。唐姑娘,既然来了,坐下喝杯茶吧。来人,上茶。”

听梅长苏这一声,唐丽娘警觉地环顾四周,“梅宗主不要误会,我来着可不是喝茶的,而是取你的命。”

“都说唐门丽娘,世间绝色,梅某人有一朋友,最爱的就是美人,不如梅某人请他出来与姑娘交个朋友。”

“废话少说,拿命来!”

“飞流!”

从屋顶跃下一位青葱少年,二话不说便接下唐丽娘的招式。与飞流一同现身的还有位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他竟丝毫没有理会两人的缠斗,反而摇着折扇径直走向梅长苏,在石桌对面坐了下来。

“你说飞流能赢么?”

蔺晨探头看了眼棋枰,摇着头答非所问,“臭棋篓子!“

梅长苏将白棋递给蔺晨,“嘿,那你来。”

蔺晨拂袖落下一子,黑棋立马穷途末路,“飞流能不能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棋你输定了。”

白子在梅长苏手中来回翻转,迟迟未落下,片刻之后反倒听到飞流喊道,“抓到了,梅花糕。”

梅长苏回身只见飞流已经只手把住唐丽娘的死门,可唐丽娘头部一甩,耳坠一晃,两颗冰珠向着梅长苏的方向飞来,瞬间冰珠四散化作点点水滴迎面而来。

蔺晨纵身一跃,跨过石桌,落在梅长苏身前将他护了周全,顺势划开的折扇将飞来的水滴挡了大半,却还是有四散星星点点落在了自己身上。

“蔺晨?”


“你可曾听过离人泪?”白日里蔺晨倚着门框,把玩着手上一个小瓷瓶说道。

“离人泪,唐门剧毒,无色无味,见泪离人,死不复生。”

梅长苏一脸泰然,翻了一页书,缓缓道,“此毒你可能解?”

“你猜?”蔺晨将瓷瓶收入怀里,“听说世上中了此毒的,无一生还。和唐门结下梁子,对你没啥好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何况……”梅长苏抬眸望向蔺晨,“这不还有你么。”


见泪离人,死不复生。

“蔺晨,这毒你能解的吧。”梅长苏的声音有些颤抖,接着倒下的人一并跌坐在地上。

唐门剧毒,触之入体,蔺晨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凉,若不是夜里视线受阻,梅长苏定能看清蔺晨的面色已经苍白,嘴唇发紫。

“长苏,我何时说过我能解此毒?”

“你定是骗我的,你不是天下第一蒙古大夫么?”梅长苏在蔺晨胸口摸索着,摸到那个瓷瓶,“这是解药吧?快喝下去。”

瓷瓶被打开,飘出阵阵酒香。梅长苏愣在那里,“照殿红?”

蔺晨轻笑,“怎么?我就不能骗你一回?你梅大宗主骗我的事还少吗?你说我俩乃君子之交,无关风月。你说你身负血仇,无暇儿女情长。你说你天不予年,只能独善其身。那我问你,你现在在害怕什么呢?”

梅长苏垂头浑身颤栗,改头换面成为梅长苏之后,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恐惧。心里蔓延着无边无尽的恐惧。

他在害怕,害怕眼前这个给予他第二次生命,这个陪他看过每一道风景,这个说要看着他翻案了愿陪他走到最后的人,就这么离开他。

爱。

从来都是爱着,只是不敢说,不敢承认而已。

“蔺晨,别走。”梅长苏哽咽地轻唤着,没发现泪早已浸湿了脸颊。

“靠近点,我有话给你说。”

梅长苏将人搂紧了,耳边飘来蔺晨最后的三个字。


江左盟的牢房烛火摇曳,唐丽娘被封了内力,囚在这里。

“美人在这还待得习惯么?”

“你...怎么是你。”

“为何不该是我。”

“你...”

“我什么?”那人折扇轻摇,“我该是死了是不是?”

“你是人是鬼?”

“你见过鬼有影子的么?”

“不可能。娘说了,离人泪世上无人可解。”

“小丫头片子,你娘的话也只有你会信。你一定不知道,世上有种奇毒叫火寒毒,寻常毒药遇了它只会被它相侵相融,你的离人泪根本不算什么。”


床笫间,两人第一次如此亲密无间。

捅破了窗户纸,梅长苏倒也坦然,只是对蔺晨使得小伎俩耿耿于怀,当时若不是自己关心则乱,他又怎会奸计得逞。

“我的确未曾说过我能解此毒。最后解了毒的可是你梅大宗主啊。”

“那是你框我的。”梅长苏想到蔺晨最后三个字就来气,狠狠地在蔺晨肩头啃咬一番。

“嘿嘿。谁解不都一样。甚好,不但收了唐门,还有某大宗主投怀送抱。”

“那你身上沾染的火寒毒该如何解?要不要寻老阁主回来替你解毒?”

“解不了咯。只能等死咯。不过就是早死和晚死罢了。好在,现在还能多陪你些时日。”

蔺晨抱着梅长苏翻了个身,将人压在身下,轻轻舔舐着那人的鬓角,在耳边说了当时同样的三个字,“骗——你——的。”

“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吧。我身上的火寒毒还不到你的一成。你忘了?飞流的熙阳诀可是我亲自教的呢。何况,能与你同生共死,我也挺乐意的。”

梅长苏抬起腿,对着蔺晨毫不客气地踹了脚。

“嘿。长苏,你当时投怀送抱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蔺晨抓着梅长苏的脚踝,附身吻下。

夜,才刚开始。

他们的故事,也刚开始。

END

 

梗:投怀送抱。



 

评论(3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