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携手偕老】+【不如人间】终宣

买买买

麻雀是颗大糖果:


当当当当~~


【携手偕老】和【不如人间】的终宣来啦~!


上架时间:4月30日,20点整


预售地址请猛戳这里!


预售地址请猛戳这里!


预售地址请猛戳这里!


发货时间暂定6月下旬,不会超过六月末。


关于特典:拍下前十免费送特典全套,对,没有错!全套!(买哪本送哪本的全套),但可以加购,具体价格可戳预售链接


——————————————


品名:携手偕老


原作:琅琊榜


CP:蔺晨X梅长苏


作者:麻雀


规格:A5


P数:250上下


别册:3.5万字方形番外册子(前十赠送,可加购


本子工艺:外封莱尼纸,内封典雅纹软精装,上下棉絮飞扬环衬,书名烫银,内页100g欧维斯,页数250P


特典:A4素描本,牛皮纸封面,内页80g欧维斯60P(前十赠送,可加购


——————————————————————


品名:不如人间


原作:琅琊榜


Cp:蔺晨X梅长苏


作者:麻雀


规格:A5


P数:200上下


本子工艺:外封硫酸纸,内封莱尼+烫金题字,内页100g欧维斯,页数200p


特典:外封花纹特种纸信纸(前十赠送,可加购






这里说几句:


从没想过出本子的我也出了本子,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很爱这对cp,很爱很爱,爱到天荒地老,总觉得有东西可写


能把自己的文字印成铅字,是我这辈子莫大的荣幸,再次感谢!


同时啊,麻雀得说一句,这张美美的宣图来自于我家e熊 @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携手插图来自于指太 @肌肉拉伤的手指-禁止转载 


封面来自于南枝 @自挂东南枝 


也要感谢校对小天使 @沪上风潮 


人间插图来自于榴莲 @榴莲莲 ,以太 @inori 


封面来自于楼楼 @涂樓 


依旧感谢校对小天使 @人类最强金属鱼 




当然,重头戏还是最棒的催催! @林林殊 


感谢你们!


没有你们任何一人,麻雀都走不到今天!



【蔺苏小料】《魂梦》预售信息




简单粗暴的宣图来一发。


想了想,还是做吧!哪怕印调没到50,也想它变成可以拿在手里的东西,才能感受这段时光的真正存在。

车线本嘛,开版费嘛,都是浮云。

哪怕预售10本我也做哦。

关于staff,都是我的事,提一嘴。

本来就是为了留念才做的,觉得什么都自己来比较有意义,所以作者主催校对排版封设都是我,当然我不是全能,只能尽力做到最好。

【介意的慎买,介意的慎买,介意的慎买】


如果大家因为喜欢我的文而买,顺便替我分担开版费,那我真的很感激。


4月16日晚8点预售哦~~预计6月初发货。


淘宝地址:【魂梦预售地址】




和客服沟通好了,可以和之前三个小伙伴的本子一同发货,买了之前三本的都戳客服改邮费~


不过白泽可能会延期,选择合并发货的请三思,不要催促我们萌萌哒代理君哦~


放一下三个小伙伴的预售地址:


 @日暮江湖相忘远 《惠风和畅》


 @秦岭老狐狸 《旧言拾》


 @披着刀衣的小糖片 《白泽枕梦》




以及我家 @麻雀是颗大糖果 的本子【携手偕老】印调,软精装辣么好看,大家真的不期待么?


最后想说一句,我们真的是用心在做本子,为的是大家拿到本子都能称心满意,不悔花出去的这份钱。




感谢抬爱!

【蔺苏】魂梦与君同(5)

来更新了,这文完结了之后会扔在蔺苏小料《魂梦》

印调戳:【印调】

淘宝地址:【魂梦预售地址】


前文:(1) (2) (3) (4)

————————————————

(5)


 照理说,这一辈子,除了梅长苏,还没有谁能让蔺晨多操半分心的,就连江左盟那些人也不过是因为和这人沾亲带故了些。
也不知这临走之前放不下的,究竟为何事?
好在牛头马面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听了蔺晨的一番话,点头允了他一个时辰的空。
此时的蔺晨已是离体散魂,回过身,便望见躺在床上的自己,两鬓斑白,容颜已朽,再无从前潇洒倜傥的模样。
也不知再见到那人,他是否还会记得自己,认出自己。
蔺晨留了书,命人将自己的遗体葬到梅岭的一颗梅树下,也算是生死皆同穴了。
化作离魂也有益处,至少身形比生前快了不少,蔺晨几乎是一腾跃就来了带一间别院。
这是梅长苏从前同飞流一道住着的屋子。
当时飞流刚来琅琊阁,只愿意粘着梅长苏,便常与长苏住同一屋子里,连自己都撵不走。
如今这房间也只住着一人了。
兴许是自己并非活人的缘故,蔺晨进了房间许久都没惊动飞流。
这孩子一向警觉,半点动静都会让他有所防备,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放心让长苏身边只跟着这么个小家伙了。
如今,这小家伙也长大了,可原来好动的性子也沉了下来。
长苏若是知道了,不知又该多惋惜了。
卧房依旧是原先的陈设,只是床头多了一盆梦铃兰,香气萦萦漫了一室。
飞流怀里抱着个木雕,睡得香甜。
蔺晨见了,不忍颦眉,这孩子又是何苦呢?
那是用上好的紫檀木雕得一尊人像。那人束着玉冠,披着大氅,好似迎风而立,衣袂飘飘。目若星辰,笑容清浅,细节之处连鬓角的痣都不落。
当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这木雕是飞流亲自雕的,雕得也自然是他苏哥哥,而飞流这木雕的手艺是蔺晨亲手教的。
梅长苏离开不久的某天,飞流拿着一旧物,嚷着要学。那是蔺晨之前随手雕的梅长苏的肖像。蔺晨也不知他是从何处翻了出来,见他遂了意耐心教了。
可那之后飞流便每日每夜不思茶饭地雕刻着,也不听劝,急坏了吉婶一众人。蔺晨一气之下便拿起一堆雕得坑坑洼洼的废木头就往厨房的灶台里扔。
飞流红了眼,含着泪怒嗔着蔺晨,可一回身,又钻进房间继续雕。
蔺晨不停烧,飞流就一直雕,一夜不睡又雕满整整一间。
反复几次,木雕烧了挺多,可屋子里摆的仍不见少。
蔺晨心想,随他吧,毕竟这是他唯一的苏哥哥啊。
渐渐地,蔺晨也爱往那屋子里钻,两人待在一屋子,却都不说话。一人不停地雕着,一人就静静看着案前摆满的那人的雕像。
眼看着飞流原本生疏的技艺变得灵巧,面前的一个个“梅长苏”或是含笑,或是沉思,风采依旧,神韵犹存。与他相关的事,又一件件浮在脑海里,又好似那人不曾离开一般。
日子久了,自己却越发不愿往那屋子去。
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
何苦呢?

“苏..哥哥。”
也不知这孩子做着什么梦,梦中呢喃着,嘴角还带着笑。
蔺晨一个飞身钻进了飞流的梦中。
梦境之中,蔺晨置身琅琊后山,周遭被一片梦铃兰所绕,鼻息间充斥着盈盈花香。远处的山石上坐着一人,膝盖上还伏着一人。
也是个小没良心的,光梦着他苏哥哥,忘了究竟是谁拼了命将他救回来的。
蔺晨一拂袖,梅长苏的幻象化作云烟而散。
蔺晨踱到飞流面前,飞流还是从前那般孩童的模样,茫然不安的颤动着双眼,“苏哥哥呢?”
怎么鼻子就酸了呢?
这个孩子,年少时期已经饱受磨难。
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经历着生离死别。
而如今,自己也要离他而去了。 

 蔺晨抚摸着飞流的头,“小飞流。”
“哼!坏人!”
飞流拍打掉头上的手,一脸不乐意,转身就走。
“回来,你听我说。”蔺晨拽过飞流的肩膀,“蔺晨哥哥马上就要走了。”
“蔺晨...哥哥?去哪?”
“去见你苏哥哥啊。”
“飞流也去。”
“欸,那可不行。你要是我和一起去了,我会被长苏千刀万剐的。”
“要去!”飞流的眼神坚定,一如那个人说要去金陵的那个时候。
那时候,其实蔺晨是真打算拦着的。
“你真打算就这么护着这个小子一辈子?”蔺晨凝视着怀里的人,嘴角却带着三分笑意,一脸不正经,“错了错了,一辈子太长,你护不了。”
“这不还有你么?我若是不幸先走了,飞流可就托付给你了啊。”
“说真的,长苏,你这样宠着他,对他可没好处。有些事,迟早是要经历的。人,也总是要长大的。”
“蔺晨,看着飞流我就想起从前的自己。那么的,明亮。可以随心所欲,出了什么事都有人担着。可过去的日子,回不去的。我现在是梅长苏,刀口舔血的江湖人,未来会是搅弄风云的阴诡谋士。过去,已经离的太远了。飞流,就当是我一个私心吧,能护他一时便护他一时,只愿他能永远保留着这份纯真。”
蔺晨回过神来,“飞流乖,你还记得我那些个宝贝鸽子么?”
“咕咕!飞流喜欢!”
“蔺晨哥哥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它们,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你苏哥哥了!”
“要见!想苏哥哥。飞流想。”
飞流垂了头,小声嘟囔着,渐渐化为啜泣。
蔺晨见状竟说不出半句宽慰之言,只能杵在那,听风吹过梦玲花沙沙的响。
自己,又何曾不想呢。
“蔺晨,该走了。”
耳边飘来告诫,一回神人已站在混沌之门外,身边站着牛头马面。
蔺晨行了礼谢过一个时辰的宽限,踏入混沌之门。
长苏,你我终于不再阴阳相隔了。


TBC


【蔺苏】《携手偕老》一宣

我家麻雀出本子啦~美美美买买买!

麻雀是颗大糖果:






所以,磨磨蹭蹭说了好久的本子一宣来啦~!


第一次出本子心情激动得很


我才不告诉你们我做个宣图就浪费了一下午呢~


最近跟着我家催催涨了好多姿势


也混到了好多好多志趣皆相投的好基友


爱你们所有人~


这里特别要感谢下staff: @林林殊  @自挂东南枝  @肌肉拉伤的手指-禁止转载  @沪上风潮 


感谢你们包容什么都不懂的我~






特典的问题还没确定,如果有,会在二宣或者预售之前说的!


本子预售初步定在4月30日




感谢支持我的小伙伴们以及各位小天使们!


(づ ̄ 3 ̄)づ

【蔺苏】千年泪(下)

我居然写完了,神奇!

前文:(上) (中)


——————————————————

千年泪(下)


我与蔺晨辞了未名与隐娘,顺道去了趟灵山寺拜访了秦大师。

秦大师做了一桌的素斋,色泽亮丽。

我尝不到这素斋的滋味,徒看着也心痒痒,好在蔺晨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口,便回了房。

在小灵峡住了近一月,蔺晨每日都早起,乘着竹筏顺流而下,为的不过是候那道日出之时的佛光金照。

好不容易,有幸见之,蔺晨却只瞥了一眼便垂了眸子,我急得恨不得扒开蔺晨的眼皮,可无奈宿主并非能受我所控,只能随蔺晨一起,望着无尽江水,滔滔不绝。

兜兜转转半年,我与蔺晨才回到琅琊阁。

彼时,已是深冬,琅琊阁后山的梅花争相而放。

那日飘着细雪,蔺晨站在廊下,看着庭中红梅,从怀中掏出那个瓷瓶,喃喃道:“长苏,陪你游了这一路,我也未算食言了吧。”

说着,便打开了盖子,将瓶子抵在下唇,仰头一饮而尽。

“当年我在你坟前取了一抔土,混了些雪粒子。如今雪水已化,也好,不用另就着酒喝。”

日久年深,此情不忘。 


那日,蔺晨颇有闲心,竟研起磨来,意欲作画。

寥寥几笔,蔺晨便勾勒出了一个身影,可绘至五官之时,却再也无从下笔。

蔺晨提着笔,恍若所思,墨汁随笔尖滴落,星星点点,毁了好好一幅画。

蔺晨将笔搁下,转身从书架中拿出一卷画纸。

画出应是自蔺晨手笔,右上方写着一句“笑转星眸月华羞”,下方落款一个晨字。

画中之人一袭青衫,手执一本书册,侧过头来。

我却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我想那人定是笑着的。

蔺晨就这么盯着这副画良久,时不时伴着一声又一声轻叹,“长苏。”

我感到眼前渐渐迷蒙,周身有一股强力的拉拽感,将我拖出蔺晨的眼眸。

本以为我必将径直落下,却如青烟四散,渐渐化作人形。

眼前光芒四射,片片飞入我的脑中,记忆也随之闪现。

——“你啊就应该常笑笑,别老是端着,没见着黎纲他们见你都颤颤巍巍的么?”

——“好像见着你才能放下所有,真心笑着。”

——“那你定是不知你笑起来有多好看。待我来将你画下,题字曰‘回眸一笑百媚生’,来年你就能上那美人榜了。”

——“胡闹。”

 

——“蔺晨,你今日可许我喝一次酒?”

——“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从梅岭带回一抔土么?喝吧喝吧,若是不喝,你这心结定是过不去的。”


——“你啊,当真是福薄!秦大师的素斋、小灵峡的佛光还有这霍州三绝,你竟然一样没赶上。”

——“有什么关系,来年再来就是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遇见你便是那剩下如意的一二,我很知足了。”


原来。

我就是梅长苏。

我这是化作了蔺晨眼中的一滴泪。


虽化为人形,可身形却薄如蝉翼,我也知自己是无法在蔺晨身边久留了。

我缓缓走近,轻轻抚过蔺晨的脸颊,想将他脸上的泪水拭去。

可终究是,无法触及。


蔺晨。

随你走了这一路,我也未曾失信了吧。

你伴我十三载,我却误你一生。

日久年深,此情不忘。

来生,我定许你。


佛说,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那么,你是否等待了千年的寂寥岁月,才能让我有幸幻化成你眼中的一滴泪。


FIN


——————————————————

设定来自,《香蜜沉沉烬如霜》中女主死后化作男主眼中一滴泪。

以及,文中“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来自西游记第十二回文末,太宗让玄奘喝了一杯酒,酒中带着大唐的土,意为不要忘记故乡。谢 @日暮江湖相忘远 太太解释出典。

【蔺苏】千年泪(中)

最近略啰嗦。

前文:(上)

————————————————

千年泪(中)


原来,蔺晨曾同梅长苏一道来过此地。

那年初夏刚过,暑气渐长,蔺晨便拉着梅长苏离了琅琊山,说是外出避避暑。

蔺晨颇有先见之名地先弯去顶针婆婆那,凭着自己的甜言蜜语讨了两坛辣花生。

两人嚼着花生,一路游山玩水。

路过凤栖沟,蔺晨朝猴群里丢了把花生。梅长苏见那些猴子被花生辣得满地飞奔,抓耳挠腮的样子,笑弯了腰。

刚想再丢一把,却被梅长苏拦着,“统共就这么些,都给它们吃了我还吃什么呢?”

见梅长苏如此护食的样子,蔺晨笑了,“看你平时吃的清淡,怎么对这辣花生如此钟爱?”

“平时遵医嘱,得忌口,晏大夫那脸一黑,我哪还敢。”说着,又抓了一把花生丢进嘴里,“金陵人本就重咸重辣,小时候吃小馄饨没两勺辣油根本吞不下。”

顺着小灵峡,溯洄而上,蔺晨说这的佛光难得一见,可两人守了半月也未见佛光,一坛花生也早被梅长苏吃了个精光。

吃完第一坛,梅长苏刚想去开第二坛,却被蔺晨挡了下来。

“诶,这坛不能吃。”

“为啥?”

“一会就到灵山寺了,姓秦的老和尚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了,我还指望着它换几顿素斋吃呢!”蔺晨将那坛子藏在身后,“那老和尚做斋菜的手艺可是一绝呢。”

可结果,两人上了灵山寺,却被告知秦大师云游四海说佛解道去了。

梅长苏捧着那坛辣花生,嚼得咔嚓咔嚓响,眼中满是戏谑。

“我哪知道。没了这老和尚,这灵山寺也住的没意思,带你去抚仙湖走一趟。”

此时白露刚过,蔺晨惦记着抚仙湖的仙露茶,寄了封书信,便动身而去。

“霍州三绝我也是略有耳闻,只是这仙露帖得来不易。”

“那你可太小看我了。”

“你弄到仙露帖了?”

“你身边站着的是谁?”蔺晨眉峰一扬,满脸得意。

梅长苏见蔺晨如此神色,难得的谄媚道,“江湖中鼎鼎有名的琅琊阁少阁主,蔺晨是也。”

“这还不够么?要什么仙露帖。”

想来蔺晨总有办法的,世上有何事是他蔺少阁主办不到的?


两人站在抚仙湖旁,秋风飒飒,衣袂飘飘。

“仙露茶你可喝过?可有何玄机?”

“麒麟才子,江左梅郎,不如你来猜猜?”

“霍州多丘陵,产云雾茶叶,想是这茶叶内藏玄机。”

“非也。仙露茶的绝妙之处不在于茶而在于水。”蔺晨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踏上了仙露舫,“所谓仙露,便是用了白露那日的露水冲泡而成,如此方有回味的甘甜。”

画舫的茶侍见两人翩翩而来,阻拦道,“仙露舫今日不待客,二位请回。”

蔺晨坦然自若,报了姓名,茶侍先是一惊,随后行礼放行。

梅长苏随着蔺晨,进了仙露舫,舫内却空空荡荡,不似想象中,霍州三绝的盛名。

“未名,我来了。”

只见来人一副书生样,左手却绑了绷带挂在胸口,想来是受了伤。

“嘿,许久不见你怎么这副怂样?”

“别提了,前些日子,有人来偷仙露茶的方子,被我撞见,动手时便伤到了。”

“让你当年好好习武,你偏钻进音律里面,今天没法弹琴了?”

“我不过是一时大意,诶,这位是?”

梅长苏恭谨的行礼,“想必这位是琴师未先生吧。在下梅长苏,久闻三绝之名,此次特来拜访。”

蔺晨在旁咯咯地笑。

未名还了礼,“梅公子,是蔺晨的朋友吧,实在不用如此。仙露舫能有今日,还仰仗蔺晨呢?!”

“难不成....?”

蔺晨摇着扇子,“不然你以为,这霍州三绝的名声是怎么来的?”

“琅琊阁!”

“正是。”

“好了好了,废话少说,快叫隐娘来,我来着可是见美人的。”

“实在不巧,隐娘前些日子中了暑气,在家歇息呢。”

“诶,见不到美人实在可惜!那可还有其他茶娘来泡着仙露茶?”

“你没收到我的回信么?今年极旱,白露那日暑气未消,哪来露水,去年存的都用完了。”

蔺晨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转身望向梅长苏,“你啊,当真是福薄!秦大师的素斋、小灵峡的佛光还有这霍州三绝,你竟然一样没赶上。” 

梅长苏淡然一笑,“有什么关系,来年再来就是了。”

可结果,来年这人便进了京,再之后,更无机会了。

提及旧事,蔺晨黯然,直至茶凉了,也未曾喝上一口。


TBC

《旧言拾》终宣及预售通告


三本!是的!三本!
钱包里的毛爷爷说!快点放我出去!
嘤嘤~

秦岭老狐狸:




哟~宝贝儿们,在狐狸忙着毕设忙着恋爱的时节里,我的《旧言拾》居然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迎来了终宣!


→这里是预售地址    


完全没有干过什么的狐狸表示,真是不可思议的体验!仿佛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你够!


嗯,在这里再次拜谢我看不见的双手大大: @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林林殊 


在下何德何能,得列位青眼。无以为报,就抱一个呗~


 


P.S. 这次咱伟大的总攻催催 @林林殊 是带着阿远、糖宝和本狐狸三人的本子同步强势袭来。


其他两位小伙伴的本子预售:


→阿远的《惠风和畅》   @日暮江湖相忘远 


→糖宝的《白泽枕梦》    @披着刀衣的小糖片 



【蔺苏】千年泪(上)

清明活动,更多文章请戳最后一个TAG~

设定不是我的,为了避免剧透完结章标出处,望见谅!

————————————————

千年泪(上)


听闻,霍州有三绝。

一是琴师绝技,二是茶娘绝色,三是仙茶绝味。

而这三绝都集于一处,那便是我正坐着的仙露舫中。

我并非凡人,也不知是何种生物,只知自己寄宿在凡人体内,见凡人之所见,闻凡人之所闻。

灵识初开的时候,我面前是一座清碑,碑上摆着一枝红梅,含苞待放,竟就被人折了下来。

细看之下,青碑上刻着一个梅字。

我便将自己唤作“阿梅”。

而我的宿主正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琅琊阁少阁主,蔺晨。

蔺晨极爱梅的。

他的房中总摆着一枝红梅,而他也时常盯着这枝红梅发怔,然后手中攥着一只瓷瓶。

听说那是霍大师亲手雕的,价值连城。瓶身上刻着一枝梅花,背面有两行小篆——“柳垂江上影,梅谢雪中枝。”

这瓶子似乎是蔺晨极为真爱之物,从来都是贴身放着,时不时握在手中反复摩挲,也不知道里面装的究竟是何等玩意,我从未见蔺晨打开。

我原以为这是个名叫“长苏”的瓶子,因为蔺晨每每发怔起来都会对着它喃喃道“长苏”二字。

可他有时对着梅花也唤“长苏”,对着屋外一阵清风也唤“长苏”,对着几案上的翔地记也唤“长苏”。

后来我才知道一声声长苏,唤的不是他物,而是梅岭间埋着的人,青碑上刻着的名字——梅长苏。

 

此时,我正与蔺晨一道坐在霍州抚仙湖上的仙露舫中。

抚仙湖四周环山,一入秋湖面上便笼起氤氲,仿佛披着一层薄纱。

仙露舫便泊在湖心,群山环绕,烟波浩渺,水天一色,宛如仙境。

“三绝”盛名之下,自然引无数游人争相来访。

这画舫的茶娘不喜热闹,加之仙露茶需天时之顾,便定下规矩,凡是来品茶的,皆凭仙露帖方可登舫。

这仙露贴乃茶娘自制的茶叶宣,每年白露时日仅仅发数十张,遂引人哄抢,甚至有“千金难买仙露帖”一说。

而蔺晨却是那为数不多,不用凭帖,就能入舫的人。

我若是寻常凡人,便可随蔺晨一道品一品仙露茶之绝味,可现下却只能睹一睹茶娘的风姿,闻一闻乐师的琴音。

琴师唤作未名,是蔺晨的旧友。

铮铮琴音夹杂着浅浅的波涛之声飘入耳内,我虽不懂乐理,却也听得入迷,当真是绝技。

一曲奏罢,蔺晨收了扇子,直摇头,“多年未见,技艺生疏了啊。”

未名拍案而起,“你懂什么,我弹的可是《凤求凰》,你这孤家寡人当然无法体会其中奥秘。”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我在心中将方才的曲调默念了几遍,仍不懂其中之意,却见蔺晨垂了眸,望着那张焦尾,喃喃道,“弹得甚好。你与隐娘甚好。”

“你休听他胡说。”

身后传来一句莺莺细语,顺着蔺晨的视线,只见屏风之后走出来一位白衣女子,头安金步摇,耳系明月珰,嫣然一笑,百花失色。

蔺晨起身行礼,“隐娘。”

想必那人便是三绝之“绝色”。

隐娘引着蔺晨入了座,将茶具列在几案上。

“收到你的信就存了露水备着,可却迟迟不见你来,怎地迟了一年?“

蔺晨撇撇嘴,不答反倒夸赞,“隐娘姿色不减当年。”

“嘴贫。”

桌上摆着两只红泥小炉,两坛水以及一套茶具。

隐娘从左边一坛中取了水,煮沸,烫了杯。

间隙之间,小心翼翼地从另一坛中取了水,煮到初沸冒蟹眼儿,才高冲进备好茶叶的壶中,复又分至杯中。

我嗅不到茶香,只能看着袅袅热气,缓缓而飘。

蔺晨将面前的茶杯推至身边的空座前,从怀中掏出瓷瓶,放于杯子前。

“这是何物?”

“一个朋友,说要带他来尝尝仙露茶的。”

隐娘也是聪慧之人,见蔺晨如此神色便未往下问,可偏偏在场的还有位木鱼脑袋。

“如此说来,你之前带来的那位朋友呢?”未名拭完琴,踱步而来搂着隐娘道,“隐娘,当时你方巧不在,未曾见过那位公子。那可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位站在蔺晨身边丝毫不逊色半分之人。我记得,那公子姓梅。对了,就是那个江左盟的盟主梅长苏!”

“哦?你且与我说说来着。”

 

TBC



【蔺苏合志】《舌尖琅琊》样本预览及工艺更改声明

首先,鞠躬以表敬意。

其次,扑通跪下。

好,我们开始正题。

今天收到了舌尖的样本,总体还是很满意的,感谢参与的写手及staff们,感谢负责印刷的九分半工作室。

舌尖琅琊预售最后一天,地址:【我是萌萌哒淘宝地址】

微博发抽奖活动,今晚抽奖啦,没有转发的快去~附上地址:【微博地址】


下面说一下舌尖琅琊本子的情况(又名一个主催放飞自我后的产物):

1、本子被我改成了双封设计。外封用了 画手@maruko--o 的图,UV工艺(打样没有UV)及覆膜铜版纸。内封是简单的荷花图,用的特种纸:亚特兰蒂斯,是我非常喜欢的效果。

2、约180P,比预先估计的200少了20页,含插图7张。内页用纸,打样用了80g欧维斯,纸质很细腻但是缺点是有些透。正式本子可能会换100g欧维斯。

3、 @马背 太太的书签,用的是哑粉纸, @bunny CD 太太的书签会用珠光纸,由于印刷上有些问题暂时没有第一批打样。

4、 @绿繁如旧 太太的卡贴用的是PET水晶纸。

5、场贩:

舌尖琅琊场贩售价:38元(加送 @bunny CD 的明信片)

因为很多小天使问场贩有没有特典加购,我们手工大大的答复是“可以有”!所以场贩我们会有10份特典加购。

购买方式:淘宝购买。【4.17场贩淘宝链接】共10份,售价62元(含舌尖琅琊38元+扇子15元+扇坠10元+明信片),购买完请确认收货,4.17当天凭淘宝ID,订单号及手机号“琅琊江左联姻组织部”领取(摊位号出来了会及时公布)。

淘宝链接将在4月2日晚8点放出,共10份,仅限场贩,不发快递!请确认4.17一定到场再拍,拍下请确认收货,我们的客服大大会和你确认信息嗒。

5、可以加购场贩赠的明信片(售价:3元),拍下【明信片淘宝链接】一定要在之前拍了预售的情况下再拍哦!单独拍不发货!(不拍明信片也会发本子嗒,只是没有明信片而已)

下面放一些样本图(由于室内光线偏暖,会有部分色差):

外封:





内封:






目录:这里可以看出80g的欧维斯有点透,所以会改100g(成本是什么?可以吃么?捂脸跑!)



内页及插图:



马背的书签,正反面:



明信片:

珠光特写:


卡贴:



希望大家收到会喜欢!


【蔺苏AU】魂梦与君同(4)

前文:(1) (2) (3)

这文完结了之后会扔在蔺苏小料《魂梦》

印调戳:【印调】

淘宝地址:【魂梦预售地址】

————————————————


(4) 

作为医者,蔺晨应当早已将生死看惯。

可就是不知道为何,自从这小没良心走之后,那些原本与他沾点关系的人在蔺晨心里的就一点点变重了。

就好似把他们看的重要些,能弥补那人在心中的空缺似的。

把这些人留在世上,便多一些人记得那人,这样倒也不会显得自己独身一人,越发落寞。

可终究是,人间留不住。

“我就说了没吉婶做的好吃,你偏不信。别吃了,和我回家吃吉婶做的粉子蛋呗。”

手中的汤勺落了地,“哐当”一声,惊了在场所有人。

环顾四周,蔺晨方想起自己是身在地府没错,吉婶会在这也是理所当然。

“孟婆”厨娘陪着笑脸哄了一众,向着梅长苏讨了赔偿。梅长苏赔了钱,拉着蔺晨离开了食肆。

“吉婶没去投胎?”蔺晨问道。

梅长苏点点头。

蔺晨半是惊喜又半是愧疚,笑容僵在脸上,难看的很。

梅长苏轻叹了口气,道出了蔺晨所想,“总觉得吉婶留在这,是我牵绊着她。”

是啊。本该自由了的人,却选择留在地府,这意味着放弃了转世再为人的机会。

孟婆得了心爱之人,也知去凡间投胎,而吉婶却选择留在地府,这便是一种羁绊吧。

他人的决定,他人的命。

蔺晨从不喜欢强求些什么,顺其自然,方为正道,于是宽慰道,“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吉婶走之后,我就没再吃过粉子蛋,当真是想念啊。”

蔺晨急着想吃粉子蛋,催着梅长苏快些,回身便撞上一人。

那人是个瘦弱公子,清秀的脸上长着对大大的牛眼,看起来极不协调。

身边站着一姑娘眉如远山含黛,凤眼暗波凝转,可惜配上了一张马脸,终究称不上一个美字。

梅长苏赔了不是,施施然地行礼,“两位使者好,是在下的朋友鲁莽了。”

那两人蔺晨并不陌生。

或许该说,蔺晨还能见到梅长苏,全仰仗他俩。

那夜里,蔺晨辗转难眠,在又一次的翻身之后,却见眼前恍若一张人脸,定睛一瞧,床头趴着一位姑娘,眨着眼睛问道,“你就是蔺晨?”

蔺晨吓得坐起了身,愣怔之下点了点头。

“我来找哥哥。”

琅琊阁主蔺晨,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却被这一句话懵得不知所措。

等一下。来找哥哥是什么意思?

莫不是,我爹年轻时在外欠的风流债?

难不成自己要变成萧景睿第二?

可是不对啊。

这姑娘看着最多双十般大,自己已经年过花甲,自家老爹二十年前就已经仙逝了,他再有能耐也没法变出个桃李姑娘啊。

“小马儿。”

“牛头哥哥。”

从地下钻出一公子,和那位姑娘一样着一身黑袍,一手拿着一册子,另一手提着毛笔,瞪着牛眼问道:“你可是蔺晨?”

“正是。兄台您是?”

“在下牛头,这位是家妹马面,我们来带你走的。报下生辰八字,带错了人可就麻烦了。”

蔺晨待在琅琊阁这么些年也可谓饱读诗书,至少戏折子没少看,这拘魂使者牛头马面的故事他还是听过的。

想来是自己气数已尽,要去地府走一遭了。

如此也好。

终能盼着相见了,也不知道那人是否真允了诺,等着自己。

蔺晨乖乖报了生辰八字,却见一旁的马姑娘揶揄道,“牛头哥哥,都什么时代了,你怎还在用这老古董?”

马面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对着蔺晨的脸照了过来,然后“咔嚓”一声,“嗯!没错,是他。”

“啪。”笔杆子砸在马面头上,“怎么可以对祖师爷不敬!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

“放着人脸识别不用,偏要对生辰八字,回去还不是统统交给我录入。地府的数据库都已经全线联网了,扫一下就入库,根本不用重复操作,你却还守着那些无用的老古董,真是老顽固。”

牛头不与她辩解,从怀中掏出一根白绫,二指如剑一挥,那白绫自动绑在蔺晨手上,一拂袖,屋中凭空出现一道混沌之门,黑云密布,看不清前去的路。

蔺晨随着牛头马面跨进门内之时,却忽而想起了某事,顿了脚步,退出门外,作揖行礼,“在下还有一事相求,望二位通融。”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