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跑路了

【蔺苏】落雪 vol.9

 【vol.1】 【vol.2】 【vol.3】 【vol.4】 【vol.5】 【vol.6】 【vol.7】 【vol.8】 【vol.9】 【vol.10】 【正剧番外】 
 


落雪 vol.9   


洪州距离浔阳不过一日路程,途中的木槿花开的漫山遍野,蔺晨此番想通之后,一扫心中忧郁,一路走马观花,直至日暮时分才到。

蔺晨此次来洪州为的是拜会一位故人。说是故人,其实蔺晨与他素未谋面,倒是从他老爹口中听到不少。 

传言寒医荀珍年少时曾有一位同门师弟,医术高明却刚愎不逊,自诩医术胜过其师兄荀珍,却得不到师傅器重,遂与荀珍约局赛药石。无奈三局皆败,盛怒之下脱离师门,自此销声匿迹。没想到两年前此人突然出现在洪州,每逢初一十五,开门设诊,布医施药。 

“晏大夫。”蔺晨恭谨的作揖行礼。 

“看诊?十五已过,待下月初一再来吧。”  

眼前这位老者,傲气的很,牛眼瞪的老圆,花白的头发简单的用头巾束着,时不时的捋着一撮山羊胡。 

“我不看诊,我来找你。” 

“你是谁?找我做甚?”  

“找你打赌。” 

“哼。不看诊就滚,我可没心情陪你打什么赌。”晏大夫挥挥衣袖,似要赶人。

“我是可以滚,不过只怕隔天你打赌输给琅琊阁主的事就要满城皆知了。”蔺晨却仍镇定自若的摇着扇。

 “你...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天底下没有琅琊阁不知道的事。” 

“哼。”

 

 
 

蔺晨跟着晏大夫进了主厅,坐在几案前,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喝了起来。

“十二年前,你与琅琊阁主上梅岭寻药,拾得一中毒之人。此人乃阁主旧交之子,倾力为其解毒。你曾说,火寒之毒,奇毒之首,为彻底清毒,挫骨削肉,本伤身耗元。此人身负血仇,势必处心积虑,长思则忧,气血凝结,如此下去,最多可活十年。可没料想,十年后,你接到一封书信,信中所写,仅八字。故人安好,谨记诺言。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洪州晏氏。”

“你是蔺老头的儿子,蔺晨。”

 “晏大夫好眼力,正是晚辈。”蔺晨又起身行礼。

  “废话少说,你要和我赌什么?”

 “赌医术。”

 “哼,当年你爹遇上些疑难杂症饶是要来请教我,和晏某人比医术,你小子还嫩点。”

 “晏大夫,并非我低估您的医术,只是那人曾身中火寒之毒。”

 “火寒...你让我救林燮的儿子?”

 “是。毒已清,只是顽疾难治。不求治愈,但求保人不死。”

 “不治。”

 “晏大夫,你若不治,洪州晏氏的招牌可就不保了。琅琊阁放出的消息,从来没有人求证对错,也没有人不信。”

  “你小子!真是和老蔺当年一模一样。若我赢了呢?”

 “你若能保那人不死,琅琊阁新拟一榜,您自然独占鳌头。”

 “罢了罢了,当年捡回那孩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躲不掉的。”

 “那有劳晏大夫跑一趟廊州江左盟。我自会为你打点好一切的。”

  “哼。不就保人不死嘛。”

 “那病人可不太听话。晏大夫,要好好保住你的招牌哦。”

 蔺晨立刻书信一封,送至廊州,又拜谢了晏大夫。策马扬长,直下南楚。

 朝开暮落花萧瑟,秋景不在复留何?

 虽不能伴你左右,但求能保你平安。

 
 
 

--------------------TBC------------------

 
 
 
 
 
 
 


 
 
 
 
 
 
 

给晏大夫临时加戏!

  

本来打算直接让蔺晨去南楚的,但是还是加了这一出,然后我发现前文有BUG了,又把前文改了。23333

 

晏大夫和蔺晨他爹打赌,说梅长苏活不过10年,结果输了,所以无奈开门施诊。蔺晨和他打赌,让他保梅长苏不死,可惜,晏大夫最后还是输了。

 

虽然前者是和老阁主打赌,但是践行的还是蔺晨啊~

 蔺晨真的用心良苦。所以才有了临时加的这段。那封8字信自然也是蔺晨写的。

 


 


评论(27)

热度(53)